中国债务问题如何解决,索罗斯称玩过“火”了?

来源:互联网新闻 编辑:深圳凤凰网 时间:2021/06/22 04:31:49

导语:中国债务总额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例在今年一季度上升至创纪录的237%,远高于其他新兴市场国家,这造成金融危机爆发或者增长在更长时期内放缓的风险。

消息面一:北京采取大规模放贷的方法来提振经济增长;

据估算,包括国内外借贷在内,中国3月底净债务总额达到163万亿元人民币(合25万亿美元)。

这种债务与GDP比例的水平远高于其他发展中经济体——尽管与美国和欧元区相当。

尽管中国绝对债务规模令人担忧,但更令人担忧的是其债务累积的速度——中国债务与GDP的比例在2007年年底只有148%。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最近警告称,中国对发达经济体造成的风险越来越大。这一警告在一定程度上就是考虑到中国当前的债务水平以及其与全球金融市场日益紧密的联系。

经济学家们表示,鉴于有利可图的项目在任何特定时间都是数量有限的,任何经济体都很难在短期内有效配置这么多的资本。随着回报持续下降,更多贷款存在坏账风险。

国际清算银行(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去年第三季度的数据显示,整个新兴市场债务与GDP的比例要低得多,只有175%。

中国债务困境

估算出中国债务与GDP的比例为249%,这与欧元区的270%和美国的248%大致相当。

中国政府正在尽力平衡支撑短期增长所需的支出和避免长期金融风险所需的去杠杆。然而,最近随着硬着陆的风险加大,中国已坚决将重心转向刺激政策。

最悲观的观点是,这种风险最终将以急剧爆发的金融危机收场——就像美国2008年的“雷曼(Lehman)时刻”那样(当时银行倒闭、信贷市场瘫痪)。其他经济学家则预计中国将会发生长期的、像日本那样的危机——增长持续几年乃至几十年放缓。

中国债务比例接近危险水平

消息面二:所有的融资也许就是一场金融危机;

Emerging Advisors Group负责人乔纳森•安德森(Jonathan Anderson)持第一种观点。他警告称,自2008年以来推动信贷大幅扩张的银行,越来越依赖于销售高收益理财产品所获得的波动性很大的短期融资、而不是稳定的存款。正如雷曼和贝尔斯登(Bear Stearns)在2008年证明的那样,当违约增加、市场情绪紧张起来的时候,这种融资可能很快消失。

安德森在上月写道:“按照当前的扩张速度,一些银行迟早会发现自己无法安全地为所有资产融资。到那个时候,就可能爆发一场金融危机。”

其他人则相信中国央行有能力持续避免危机。通过向银行体系大量注入资金,中国央行可以确保这些银行即便在不良贷款大幅上升的情况下,依然能保持流动性充足。他们辩称,过多债务更可能带来日本那样的情况:以增长放缓和通缩为特征的“失去的十年”。

主要国家债务比率

佩蒂斯在一份即将发表的报告中写道:“几乎所有经济学家都认为‘太多债务’只有在导致了危机的情况下才是糟糕的,这种观点是错误的。”英国《金融时报》获得了这份报告的草稿。

“最明显的例子是1990年后的日本。日本当时背负了太多的债务,全都是国内债务,结果是其增长崩溃。”

困境成本包括:劳动力流动随着员工纷纷跳槽到财务状况较好的公司而加剧;融资成本为补偿更高的违约风险而上升;紧张兮兮的供应商要求即时付款;因为客户担心公司可能无法持久经营下去、从而无法持久提供售后服务而流失客户。

Autonomous Research Asia高级合伙人朱夏莲(Charlene Chu)最近写道:“金融危机绝非不可避免,但在我们看来,如果亏损没有表现在金融机构的资产负债表上,它们就会通过增长放缓和通缩表现出来,就像日本那样,可以说,中国已走上了这条路。”

​添加国际认证CFA分析师微信:futun588,获取更多最新原油沥青资讯!

笔者寄语: 分析师这7年中,经历了太多太多的事情,纵观国际热潮,唯有心静如水,方能气贯长虹,无论你还是现货投资市场迷茫,还是在行情里不知所措,或者状态不佳的都可以和衞夫聊聊。现货投资,很多时候,考验的是投资者的耐心,如果投资者没有足够的耐心,要么,你错失机会,要么,你跌入陷阱。原油市场运动规律最直接的体现就是趋势。顺势而为是长期生存并获得盈利的重要法则。只要趋势仍然有利,投资者就可以继续获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