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富二代大多数都是社会的毒药?

来源:互联网新闻 编辑:深圳凤凰网 时间:2022/07/07 11:39:53

 说起我们中国的富二代,小编猜到大家一定很容易联想到的关键词都是“豪车”、“美女”、“傲慢”、“不务正业”、“社会毒瘤”等等。

  近日,温哥华的一个真人秀《公主我最大》引起了外媒的注意。节目揭露了被送往海外留学的中国富二代们极致奢华的生活:为了不弄脏牙齿用吸管喝红酒,通过买法国和意大利高级定制奢侈品来抵御日常生活的单调,去韩国整容优化外表,在赌场挥霍等等。其中一位富豪女放言,“如果我吃牛肉,我只吃神户牛肉”,对她们来说,温哥华最知名的餐馆也会有垃圾食品,因为没有奢侈的日本牛肉是美食上的悲剧错误。

  她们的一系列炫富行为被外媒批恶心,但她们认为自己并没有炫富,她们的生活就是如此。

  在社交网络上,网民们批评这些被宠坏的孩子“糟蹋一切不是他们赢得的东西”或“以恶心的方式炫耀,而成为中国社会的毒药”。

  那么,他们真的就是社会的毒药吗?

  2007年新周刊上曾发表过一篇文章,叫《现在社会的三粒毒药》。文章称,现在社会的三粒毒药分别是消费主义、性自由和成功学。

  根据这篇文章,我们来看看中国一些富二代的行为是否能对号入座!

  文章称,消费主义以品牌为噱头,以时尚为药效,将人卷入无休止的购买与淘汰的恶性循环中,恋物成瘾,丧失中华民族勤俭节约的传统美德。《公主我最大》中一位名叫卓微的女孩,接受《纽约客》杂志记者的访问。在访谈中她不断提到名牌商品,像是“帮佣的月薪大约等于一双Roger Vivier高跟鞋,一晚狂欢大概会花掉半个柏金包”,还有“上次生日时,不到一个小时就喝光相当2个Fendi包包的酒”。

  而像她这种三句话不离大牌的富二代还有很多很多。

  文章称,性自由则以人性为噱头,以性爱为药效,不断释放暧昧与激情的烟幕弹,纵欲成瘾,导致社会风气日下,家庭失去往昔的和睦,直接影响下一代的健康价值观念及婚恋观念,试想是你的女儿或老婆在以身实践性自由,你能接受赞同吗?

  驰名中外的海天盛筵就是性自由的代表,2013年的海天盛筵客流超过20000人,总订单额达数十亿元,但也相继曝光了嫩模富二代们聚众淫乱的视频。

  为了玩的开心,富二代们还发明了许多玩法,比较有名的是深水炸弹。玩法就是找个胆儿肥的嫩模,里面灌上红酒,既能消毒,又能收缩肌肉。几百人把用过的套套里面的子子孙孙都灌倒一个套套里,扎紧了塞到嫩模里面,然后大家轮流上,到谁一不小心弄破了,啪!哪个就输了,就得送这嫩模一辆跑车。

  上图:95后富二代

  文章还称,成功学以速成为噱头,以名利为药效,误导急于走捷径成为人上人的年轻人投身其中,投机成瘾。

  在成功学的逻辑中,如果你没有赚到“豪宅、名车、年入百万”,如果你没有成为他人艳羡的成功人士,就证明你不行,你犯了“不成功罪”!

  北京富二代女孩英子因为在某游戏社区里公然挑衅穷人:“经济适用房本来就不是给穷人住的,你们住得上300多平方米上下两层带露台的经济适用房吗?”

  她玩的是一款盖楼游戏,楼层最高者可获赠真房子一套。英子家中拥有多套别墅和经适房,却在游戏里花钱雇大量枪手操纵排名。她扬言一定会得到游戏大奖所送出的房子,且嘲讽跟她抢房子的网友都是买不起房子的穷鬼和心理阴暗的大妈。“我不稀罕什么破房子,我家随便一套房子50万还得加0呢?我就是要永远排第一,气死那些骂我的人。”

  英子受到争议,主要是因为花钱雇枪手刷排名。对此,英子大言不惭地表示,她雇佣的“都是找不到工作的蚁族大学生”、“一小时只要6块钱”,并嘲讽大学教育,认为自己高中毕业不去上大学是明智的选择。

  很多“英子”们不屑别人的努力,对经济能力不如自己的人嗤之以鼻。甚至还有人讽刺月薪不足三千的人都是下等人。

  这些都是中国富二代生活的冰山一角,他们挥霍着父母的钱,买各种大牌,泡各种妞,嘲笑穷人,甚至吸毒犯罪,但他们也并不全是这样。

  国民老公王思聪虽然被称为“网红收割机”,在网上口无遮拦,但也努力成为一个关注时代进步与社会发展的青年才俊;《公主我最大》中的富家女们虽然沉溺撕逼与名牌,但其中也有高校学霸,年级第一;哇哈哈创始人宗庆后的女儿宗馥莉不仅为哇哈哈创造了巨额财富,还设立“浙江馥莉慈善基金会”并捐赠7000万,两次登上“中国商界女性排行榜”;还有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之女刘畅,也很好的接受了父亲的事业,员工评价她完全没有“富二代”的架子。

  所以,说中国富二代大多数都是社会毒药,你同意吗?

  【最绍兴今日话题】

  说中国富二代大多数都是社会毒药,你同意吗?外媒批中国富二代炫富恶心,你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