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袋进水了

来源:互联网新闻 编辑:深圳凤凰网 时间:2022/08/14 04:55:14

原标题:脑袋进水了

◎王勉芝

春花一进家门,就气生棒死地把背包“啪”一声朝桌上猛一撂,“扑通”又一腚拍搁沙发上。

男人拎个围裙跟老娘们囔,喷(第四声)搁锅屋里熬稀饭、炕龟打,听见外头乒哩乓啷闹动静,头一伸,望见媳妇可凄个脸,眼不湿泪,嘴撅得跟猪八戒的老奶奶样,马慌地问:“咋弄滴?媳妇来,谁得斯恁了?我的心肝肉瘤来。”

媳妇一听这暖心窝子的话,喋喽地嘴角往两边一撇,“咩啦”一声嚎起来了:“俺可叫他憋死了!呜呜,俺脑门子今天进水了!”

男人听得一盆糊涂酱子,摸不着头三脚:“哦,那到底拥为啥黄子呢?”

媳妇哭得鼻子一把泪两行:“俺的手机今儿个欠费了,就急死活忙地跑到一家营业所。唉,人说混蛋不知哪一会儿,俺一慌,嘴一打摽咕,念错了一个洋字码,把百十块钱打到人家手机号上了!”

“哦,就是这点小事,那也值得你喝嚎拉显的,俺还以为恁答答那个‘老’了来。”

“呸,老鸹嘴!不巴及好事,恁答答才……”

“管了,咱两口子就白狗咬狗了,赶紧打电话把钱要回来才是正本。”

“验是滴来,俺也是弄木想的,有枣没枣打三竿,试试看呗。木想那个人很实在,一查,验有人给他充了100块电话费,还说要还给我。”

“嗯,那孩子还真不孬来。”

“是滴,但他又接着咧咧,说他家住乡旮旯子里,赶集上店全指着两条腿,给晃棉油的囔,来回得一晌午,打车要40块大洋呢。”

“那就兑呗,打车剩下的60块钱充回来就妥了。”

“对头滴,谁知俺脑门子这耙又叫驴踢了,慌急地又给那人充了40块钱权当打车费了。”

“后边个呢?”

“后边个电话就打不通了。”

注释:气生棒死:很生气。一腚拍搁沙发上: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喷(第四声):正在。龟打:面饼。可凄个脸:愁眉苦脸。眼不湿泪:流泪。马慌:慌忙。得斯:得罪。喋喽:娇惯。听得一盆糊涂酱子:形容听得糊涂。头三脚:原由。拥为啥黄子:因为什么。打摽咕:磕绊。洋字码:数字。喝嚎拉显:大喊大叫。答答:父亲。老:去世。巴及:期盼。管了:行了。验是滴来:正是如此。弄木:那么。验:正好。不孬:好。给晃棉油的囔:形容慢。耙:次。

音频:http://video.sina.com.cn/v/b/119241067-33344541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