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人墙,是好友之间的一项义务

来源:互联网新闻 编辑:深圳凤凰网 时间:2022/09/25 11:00:22

原标题:做人墙,是好友之间的一项义务

□文/阿蘅

有一天我约了花花吃饭,吃好饭坐她车子回家。花花在车里感叹道,我这礼拜还没在家吃过一天饭呢。我说你忙什么呢?花花说玩呗,不过当然了,我和家里不说是在玩,只说是和你在一起。你这点脑子有的吧,万一花先生或者我妈打电话给你,知道怎么回答的噢?

我说我知道,不就是做人墙嘛,我懂的。

好朋友之间肯定有一项义务,就是互相打掩护。这种事情心照不宣,一般连说明的必要都没有。花花早年拿我打掩护的时候,我是个光棍。而且在她家人的眼里,我还是个很不省心的光棍。我总是隔三差五地需要花花给我介绍男人,又时不时地失恋,失恋了还不算,断断续续还寻死觅活需要喝大酒洗大澡抱着人哭掐着人睡。这些事情毋庸置疑,都需要花花的陪同。我都能想到花花打电话回去和家里请假时候是带着何种恨铁不成钢的口气说:“我今天又要陪俞小南了,这不争气的又失恋了。”

当然,这一切纯属虚构,多年来她陪我的时间屈指可数,大部分时间我只是她外出的一个借口。花花有一次颇不好意思地说,你在我家的形象毁得有点厉害,为了你好,别去我家了。我说我懂的,没关系,我肯定不去。万一被你家里人撞到,如果我神采飞扬,你就说我发了神经;如果我灰暗倒灶,你就刚好借机再外出一趟,我懂的。

不过这种事情穿帮的概率并不会因为策划人自以为有智慧而降低,而且你们必须要相信,人在做贼心虚的情况下,出意外的可能性总是会比平常高。所谓墨菲定律,其中一个涵义就是好的不灵坏的灵,这可是很高端的学问。你以为花先生在家里撒了谎走在路上不会被撞见,我还不是撞见过好几次;反过来,花花拿我打掩护跑出去,也总会有个出意外的时候。

某年某月的某一天,我百无聊赖在街上逛,迎面撞见了花先生。这种事件的发生频率非常低,但我并不知道花花那天借口陪我喝酒泡在外面玩,因此我看见花先生时神色并不慌张。花先生看到我,冲口而出:“你怎么在这里”,我才意识到事情有点不好,脑子来不及仔细反应,先抢先反问说:“花花呢?”花先生果然猝不及防,说她不是说找你喝酒吗?我心里正扑通扑通乱跳,一听他把底牌交了立即平静不少,赶紧说“这个人是不是手机没电了,我找她半天没找到,我约她在附近某某店可是没位置了,正要改地方呢。”花先生狐疑地摸出手机,说不会吧,我看她充了电出去的……我赶紧摸出手机拨通花花的号码,大喊大叫起来:“你在哪里啊,刚才干吗不接我电话……”

事后,花先生的评论是,俞小南失恋归失恋,精神看上去还蛮好的。

从此之后,我对于自己和花花的友谊又有了新的判断,就是请她拿我做借口外出的时候,务必先和我打个招呼。本来这种话听起来貌似有点伤感情,显得我们不够默契,但是世界风云变幻,人人都不可能停滞不前。既然花先生撞见过我第一次,可见有个第二第三次也不稀奇。同一篇说辞三年内不能重复使用,我就算一天到晚失恋,总也需要有个时间调节。花花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一堵密不透风的墙,我信得过你。我说承蒙你看得起,我信不过我自己,人墙偶尔也是需要维修的。

多年之后我结婚了,花花依旧使用着我这堵人墙。与时俱进的是,人墙终于不再是频繁失恋了,现在换了内容,是频繁地出现家庭纠纷。我延续了我一贯的风格,在花花家人眼里已经是个本市著名的麻烦精。我的生活一塌糊涂,缺了花花几天就无法继续生存。花花要指引我,花花要挽救我,于是她依旧频繁外出,我过得依旧不好。后来我听说花花的妈妈不无感慨地对花花说:“现在想想,读书好也没啥用,你看你初中的班长俞小南,还不是过得一团糟。所以我想通了,你的女儿就让她自由发展开心过活吧,读书不是唯一的出路。”

人墙听了之后很欣慰,这也算人墙做的一件大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