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澳联手查封外逃贪官资产

来源:互联网新闻 编辑:深圳凤凰网 时间:2022/09/25 10:30:24

原标题:中澳联手查封外逃贪官资产

澳大利亚两大媒体集团——新闻集团和费尔法克斯集团20日均在各自旗下报纸刊登文章,称澳方已同意协助中方的追逃追赃行动,没收逃逸贪官资产的行动将在几周内展开。这是双方史无前例的一次合作。

据悉,原云南省委书记高严将是此次行动的一个关键目标。从高严出逃到锁定目标,已有12年。

澳大利亚、美国和加拿大是中国经济犯外逃最多的三个国家。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昨天的例行记者会上回应“澳大利亚将助中国追逃追赃”时表示,中国政府高度重视反腐败和境外追逃追赃工作,中方希望与包括澳大利亚在内的有关国家开展追逃追赃合作,共同打击贪污腐败犯罪。

华春莹说,在惩治腐败问题上,态度坚决,坚持有腐必反、有贪必肃。腐败分子不论逃到天涯海角,都一定要将其绳之以法。

涉贪中国官员已加入澳籍,涉贪财产10亿美元

在接受费尔法克斯传媒的专访时,主管澳大利亚联邦警察局亚洲事务部的长官布鲁斯·希尔确认,澳大利亚已经同意帮助中国引渡外逃澳大利亚的贪污官员,这些官员在澳的非法资产也将被查封。

中澳将在几周之内展开没收贪污官员财产的首次行动。双方已达成一致,首要目标将是已经在澳大利亚定居的经济外逃犯。

根据《澳大利亚人报》网站报道,原国家电力公司原总经理、吉林省省长、中共云南省委书记高严将是此次行动的一个关键目标。《财经》杂志在近期的文章中曝出了外逃澳大利亚的七名高级官员和国有企业总经理的名单。七名贪官涉嫌贪污财产总计10亿美元。

根据澳大利亚联邦警察局的确认,这些嫌疑人现在都已加入澳大利亚国籍并取得了永久居留权。在过去几年中,通过投资和商业移民的掩护,他们往澳大利亚非法转移了大量资金。

“他们并不是一夜之间忽然离开中国,身上也没有大量的现金。大多数情况下,他们都是小小翼翼并且精心策划的。”希尔说。

他还解释,最典型的做法是,贪污官员把自己的配偶和孩子先送到国外,然后利用他们来转移财产。官员名下几乎没有任何财产,这也就是所谓的“裸官”。这样一来,在国内有任何风吹草动,贪官就逃到国外与家人团聚。

“一段时间以后,贪官们开始把转移的钱用来购置房产和股票,或者另开银行账户。这样一来,这些钱就变成了他们的合法资产。”希尔说,“但这些钱从一开始就不是他们的合法收入,这是他们在中国贪污所得并转移到海外的。”

目前,中国和澳大利亚之间尚无引渡协议,导致一些贪官滞留澳大利亚不归。但《悉尼先驱晨报》报道,对于违反《联合国反腐败公约》的人员,澳方可以考虑相关引渡请求。澳大利亚和中国都是《联合国反腐败公约》的缔约方。

中央反腐剑指国际追逃追赃

中国的追逃努力很早就已经开始,到了今年,更是掀起了从内到外的追逃旋风。截至今年7月底,中国已与51个国家签订含有刑事司法协助内容的条约,与38个国家签订了引渡条约。中央近期对反腐败国际追逃追赃工作高度重视,形成一股追逃旋风。

7月22日,公安部部署全国公安机关集中开展“猎狐2014”专项行动,缉捕在逃境外经济犯罪嫌疑人。10月10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外交部等四部门联合发布《关于敦促在逃境外经济犯罪人员投案自首的通告》。同时,“中央反腐败协调小组国际追逃追赃工作办公室”成立,中央纪委副书记、监察部部长黄树贤任负责人,国际追逃追赃工作办公室成员由中央纪委、最高法、最高检、外交部、公安部、国家安全部、司法部、中国人民银行等八单位负责人士组成。将通过建立动态的外逃人员数据库、加强国际反腐败执法合作等方式压缩外逃官员的生存空间。

起底高严

这次追逃的第一枪,可能针对出逃澳大利亚的原云南省委书记高严打响,不得不旧事重提高严的云南往事。

高严是第八届全国人大代表,中共十四、十五届中央委员,历任吉林省委副书记、省长,云南省委书记,原电力工业部副部长,国家电力公司总经理、党组书记。

2002年,高严在担任国家电力公司总经理期间神秘失踪,后确定其畏罪逃往国外。高严涉案金额没有明确报道。电力系统纪检部门内部通报中对高严腐败案的定性是“背叛党和国家,生活腐化,侵吞巨额国家财产,对国有资产大量流失负有直接责任”。

情人系电视主播

据媒体报道,高严就任云南省委书记不久,认识了电视台的一位女主持人杨珊。高严在云南包养了杨珊几年。

为了与杨珊长相厮守,高严在上海开始设立“行宫”。从1999年至2001年,高严多次去上海“治病”,他要求下属公司为其在高级宾馆包租房间,每天高达1万元,共花费84万余元。2001年起,高严还在上海占用下属公司花费300多万元装修的一栋占地558平方米、价值650万元的高级别墅,并由该公司承担管理费用。同时,他自己拿出赃银293万元人民币在上海购买一套豪华住房,为两人同居营造安乐窝。

有了房子,还得有车。高严先后在北京、上海提供4辆高级轿车供杨珊使用。另外,高严还给了杨珊大量的人民币和外币,仅杨珊在香港的外币账户就有高严送的10万美元。

纵容支持儿子捞钱

媒体披露,1997年8月,高严被任命为电力部党组书记、副部长兼国家电力公司党组书记。

身为国家电力公司总经理的高严,就以养病为由,长期居住在上海的“行宫”里,用电话遥控着国家电力公司的工作。

高严的贴身秘书叫黄雨(化名),高严常常是“高屋建瓴”地向黄雨提几条重要的提示,然后就由黄雨向国家电力公司的党组班子下达工作任务。于是就出现了这么怪的现象,电力公司的副总经理、党组成员们,要想亲自向高严汇报一下工作,见上一面,都非常困难。

尽管中央屡次禁止领导干部子女经商,但高严视之为耳边风。高严的儿子高新元开始频频向电力系统的工程项目插手,高严在明里暗里支持。在电力系统内部,凡是主张把工程项目给他儿子的,大力提拔;不愿给或者在背后说三道四的,则给予撤换或免职。

4年时间,高新元在国家电力系统为他人承揽的项目造价近3亿元人民币,仅此一项,高新元就收受请托方所送共计1080万元、5万美元。高严的弟弟、妹妹、女婿、舅舅、表弟和一些朋友,共在国家电力系统承揽了18个工程项目,总计涉及金额5亿多元。 据《兰州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