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联12年的葛昱君 妈妈在等你报平安

来源:互联网新闻 编辑:深圳凤凰网 时间:2021/01/26 10:41:14

原标题:失联12年的葛昱君 妈妈在等你报平安

渝中区,接到好心人的线索说北碚有个人很像儿子,葛昱君的父母都很激动。 记者 张路桥 摄

特征  葛昱君,身高一米六五左右,额头左侧有个硬币大小的烫伤疤痕,右嘴角下方有颗痣。

12年前,21岁的陕西小伙葛昱君考上我市九龙坡区一所专科学校,但入学不到一年就莫名失踪。时至今日,年近六旬的父母仍没有儿子的半点音讯。半个多月前,远在陕西的家人再次来渝寻子,可依旧没有新进展。昨日,葛昱君的哥哥葛俞宏告诉记者,他们一家渴望团圆,希望广大市民帮他们一家寻找线索。

失踪时证件都留在寝室

“我儿子今年都33岁了。”昨日,记者在渝中区一快捷酒店里见到了葛昱君的父母和哥哥。谈起小儿子,59岁的母亲王兴芳不禁落下热泪。

父亲葛卓胜回忆,儿子在13年前考上了重庆九龙坡区的重庆工业高等专科学校(现为重庆科技学院)。入学后,小儿子每个月都会给家里写信。

“他在信里给我们讲他的学习、生活,能感觉到他过得挺好。”王兴芳说,可小儿子入学不到一年就突然失踪了。王兴芳记得,那是2002年4月15日下午4点左右,他们在陕西的家中接到葛昱君辅导员的电话,称孩子失踪了,询问是否回了家。

“听到弟弟失踪了,妈妈一下晕倒在地。”哥哥葛俞宏说,当年五月底,他和父亲来渝寻找弟弟,并在弟弟的寝室发现了钱包、身份证、学生证、银行卡等。钱包里还有两百元钱,“他什么东西都没拿,失踪得太蹊跷了。”

母亲曾接疑似儿子电话

在半个多月的寻找中,父子去过朝天门码头、菜园坝火车站等地,都没找到葛昱君的下落。无奈,只得回到陕西,“我们回去也联系了弟弟的小学和中学同学,但弟弟没和他们联系过。”葛俞宏说。

2005年大年三十,陕西家中的座机响起,家里人拿起电话,对方却一直不说话。“第二天中午电话又响了。”王兴芳拿起电话还是没有声音,而她越发感觉这是小儿子打来的。“我当时说‘你是不是我儿子,是就答应一声’。”王兴芳回忆,电话那头沉默许久,后来对方用家乡方言回应了一声“我”,电话随即挂断。那年过后,家里把电话换成了有来电功能的座机,不过再也没等来类似来电。

父母千里来渝寻儿

今年6月中旬,在浙江上班的葛俞宏特地驾车回陕西接父母,一家人再次来重庆寻找葛昱君的下落。葛俞宏说,其间他们去过沙坪坝、渝中、九龙坡等地,依然没寻到弟弟的下落。

“学校之前给我们说报了案,但我们去杨家坪派出所没查到相关记录。”葛俞宏说,这次来渝,他们再次到杨家坪派出所报了案,警官采集了父母的DNA,与失踪人口数据库、犯罪人口数据库、死亡人口数据库进行了比对,没有人符合条件。

上周五,葛俞宏一家的寻亲故事被本地电视媒体报道后,北碚一热心市民提供线索,称当地有个30多岁的流浪男子很可能是他们要找的人。记者于7月5日跟随葛俞宏一家去见流浪男子,但经辨认此人并非葛昱君。

老师:失踪前曾写有“告别书”

昨日,葛昱君当年的辅导员杨老师介绍,葛昱君性格偏内向,但学习十分刻苦。

“让人意外的是,他第一学期期末挂了两科。”杨老师说,第二学期到校后,葛昱君显得更内向了。

杨老师回忆,2002年4月15日,学生向他报告葛昱君前一夜没回宿舍,他赶紧发动学生寻找,同时在当天下午给葛昱君家人打去电话。不过对于葛昱君为何突然失联,杨老师表示“此前没有发现葛昱君有异样的表现”。

杨老师说,他们后来在清理葛昱君留下的物品时,发现了一封类似于告别书的信件,那是葛昱君于当年4月10日亲笔所留。全文如下:“精神失去了支点,生活没有了质量,追求变成了神话,存在,行尸走肉,消失。感谢老师、朋友、同学的开导帮助,愧对养育我二十几年的父母,因为我无法实现对你们的承诺,我怀着感恩的心祝愿我周围的人快乐幸福,对家人来说愿你们珍重,善待自己。”

对此,葛俞君称,弟弟在家中时常写点心中感悟,他猜测当时是弟弟遇到了什么事,才会写下有这段文字。

学校:会尽力寻找不会推卸责任

昨日,重庆科技学院学工部副部长盛友兴介绍,葛昱君于2002年4月14日失联,次日辅导员与家人联系确认失踪。

“校方也报了案,朝天门水上派出所、唐家沱沿线派出所都共同在寻找,江南殡仪馆也去辨认过无名尸体,但没有任何进展。”盛副部长说,同年4月、6月,校方在我市一纸媒上刊登了寻人启事。此后辅导员杨老师也一直在寻找,但都没有葛昱君的半点行踪。

盛副部长说,这次葛昱君的家人来渝,校方也在积极配合。之所以没查询到以前的报案记录,他咨询相关单位得知,葛昱君失踪时已是成年人,有权利对自己的决定承担责任,或许并不具备立案条件。盛副部长说,接下来的时间,校方会继续寻找,“我们有义务帮着找人,不会推卸责任。”

记者了解到,这次葛俞宏一家来渝,也给校方谈过精神赔偿一事。盛副部长表示,如果对方要赔偿,可走法律程序,若是校方的责任,一定会承担,不会推卸。

警方:DNA数据库暂未发现匹配人员

九龙坡区公安分局杨家坪派出所邓东副所长称,6月底时,葛昱君的父母和哥哥到派出所报案,派出所了解情况后立了失踪案。后来还采集了葛昱君父母的DNA入库,但截至目前暂未发现相匹配的人员。邓副所长介绍,年满18周岁的成年男性失踪,家属报失踪后,如果能提供失踪者被害或被拐卖的证据,警方会马上立案。没有证据,则要经过规定期限再立失踪案。

4点建议培养孩子健康心理

重庆师范大学心理学教授周小燕表示,葛昱君的纸条里写出了他心中梦想和现实的差距,父母、朋友的期待,甚至是爱的压力。周教授表示,十多年前,青少年遇到情绪障碍,缺少求助和疏导的渠道,很可能会走极端。当下如何培养孩子健康的心理,周教授给出了4点建议:

1、要肯定孩子的努力,但要避免绝对化的评价或期望值,不然反而会给孩子造成心理压力。

2、孩子遭遇挫折或失败,不能破口大骂或指责,应倾听孩子的心声。

3、每个孩子个性不同,家长要让他们自己找到合适的情绪减压方法,学会自我调节。

4、鼓励孩子建立自己的朋友圈,建立良性的情绪生态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