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办?

来源:互联网新闻 编辑:深圳凤凰网 时间:2022/09/25 10:36:47

原标题:怎么办?

一对杭州姐妹赴美自由行

姐姐突发精神疾病被美国警察送入医院

短短两天已汇去了8万元

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出院何时能回国

29日21:58,某女士来电:我有两个女儿,大女儿27岁,这个月25号,她们两个去美国旅游。现在我大女儿在美国生病了,是忧郁症,现在住在美国的医院里,回不来国了。美国医生说,要出院才能回国。

去之前的23号,因为感觉我大女儿心情不太对,我还特意陪她去医院看了心理科医生。医生说不要紧的,可能是工作压力大,出去旅游旅游,放松一下也好的。因为这次旅游老早订好了,所以去了,但没想到她到了美国后发作了。

美国的医药费多少贵啦,我们已经汇了八万块钱了。我小女儿一直哭,根本不知道怎么办。让我们去美国接她们回来也不现实,我们两个老人又不会办护照什么的。

浙一医生:

目前最要紧是控制病人情绪

昨天妹妹没能预约到美国医生,我们就姐姐的病情及妹妹的困惑咨询了浙江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精神卫生科副主任胡少华医师。

胡少华医师说,从妹妹目前的描述看,姐姐出现的这一系列表现,临床上称为精神病性症状,主要表现为自罪妄想,以及被害妄想。这种自罪妄想有可能跟她去美国之前的抑郁情绪有关。抑郁情绪最厉害时可能出现可以伴发精神病性症状。此时患者妄想的内容往往更多地和她心境心情一致,即负性内容的妄想,比如过分夸大自己的错误,觉得小的过失对他人有伤害。她出现的被害妄想也有可能是严重抑郁发作伴发的症状。伴有精神病性症状的抑郁发作,往往是可以看做重度抑郁,出现自伤、自杀的危险性是非常高的。当然,患者还需要排除精神分裂症和双相情感障碍的可能。

精神疾病的鉴定不是一下子就能做出来的,需要一个纵向了解的过程,要了解患者以往的情况,以及家族中有没有遗传,还要排除药物等影响。

患者这样的情况不仅仅要服用抗抑郁的药,还要服用抗精神病的药,情况严重时可能需要电击休克治疗。症状控制起来没有那么快,需要一段时间。预计还需要两到三个星期的时间。

胡少华医师说,在治疗期间,如果妹妹的出现会让患者有不好的情绪,那么建议先不要去探视,等患者症状适度好转以后再去看她。如果在探视时患者有一些情绪的需要,家属即使是欺骗也要积极配合和给予支持、保证,让她感觉到安全。

“从健康的角度考虑,我们建议也还是等控制住精神症状情绪后再回国。因为飞机上狭小的空间、气压的变化和旅途疲劳,都有可能影响患者情绪精神症状,出现恶化。”

去美国两天后,姐姐突然发病

昨天晚上6点,美国当地时间4月30日早上6点,我们接通了在美国的小女儿的电话。

小女儿今年25岁,参加工作没多久。这次美国自由行她很早以前就开始计划了,因为有个好朋友在美国纽约求学,5月10日就要毕业了。她就计划趁五一假期到美国,住在朋友租住的公寓,逛逛纽约,去趟波士顿。因此她没有找出境游旅行社,也没有买保险,自行办了护照和为期一年的旅游签证。机票买的是往返的4月25日起飞,美国时间5月2日回国。

昨天她说,回程的机票估计要作废了,什么时候能回国还不知道。

经历了香港转机和约15个小时的飞行时间,美国当地时间4月25日凌晨,我和姐姐终于抵达了纽约。姐姐一路上都很正常,只是在飞机上她睡得不是很好,显得有点疲劳。

美国当地时间4月26日,稍作休整后,在朋友的带领下,我们游览了纽约。姐姐玩得不错。

4月27日,朋友有课,我带着姐姐到住的长岛市周边玩玩,之前都做了详细的攻略,我的英语还行,能应付一般的对话。可是姐姐却有点不太正常,一路上老是和我说她做错了事情。我安慰她,说谁工作没压力呀,没关系的。但渐渐的,她就说出了一些超乎逻辑的话来。我觉得不好,赶紧领她回去。我选择坐火车回去,一路上我都很怕她做出伤害自己的事情,偷偷地抓紧她的背包带。

警察把姐姐强行送到了医院

回到住处,我坐下来和姐姐沟通,问她明天波士顿不去了,我们回家好不好。她一口答应了。

晚上睡觉前,我特地让她吃了一整片药。这个药是来美国之前杭州医生开的,一般情况下吃半片,不太好的时候可以吃一片。我看着她入睡,睡得很香。我和朋友连夜订机票,可是一直忙到凌晨1点多,机票还是没有买到。

美国当地时间4月28日,早上姐姐醒得特别早,吵着要吃早饭。之后她执意要我带她去昨天的火车站看火车。没办法,我只好带她去了。当时我真的很害怕,哭着求她留在候车室,她不愿意,一定要在露天的站台上席地而坐。我问她:“你为什么要看火车?”她说:“有很熟悉的感觉。”我说:“我们昨天不是还坐过吗?”结果她忘记了昨天坐车的事情,甚至连在香港转机的事都忘记了。

下午回到住处,我们又进行了一次沟通,这次她表现得很理智。这时候机票也订好了,凌晨1点50分的飞机。我让姐姐睡一会,走之前我叫她。

大约睡了半个小时,醒来后她变得不好了,老是怀疑我要害她。我是她亲妹妹,我为什么要害她啊。

我朋友害怕极了,立马报了警。我看着姐姐,发觉她情绪最激动的时候有点抽搐。

警察很快来了,接下去的事情完全超出我的控制。姐姐一直反抗,一直叫我拉着我,警察使劲把我们分开。我看着姐姐被带走,送去医院。

我和朋友紧跟着警察来到医院,姐姐在医院里先做了一些基础治疗,然后被送到精神病科的急诊处。医生把她稳定下来后,送到病房观察。我和朋友一整晚都在医院,没敢合眼。

这几天,妹妹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

她的压力很大,想到就想哭

妹妹在电话里讲述前几天的经历时,常常控制不住要哭。她说:“我心里很难受,压力很大,我都怕自己撑不下去。”

姐姐出事以来,妹妹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只是零星地睡几个小时。前一天晚上,朋友们还聚在一起讨论下一步方案到凌晨,第二天早上6点不到就起来了。她打算先预约医生,和医生讨论一下,看看是否可以做出最终的诊断。另外,要问问医生能否为姐姐争取到紧急医疗保险,这样可以省掉一些药费,但是住院费是没办法减免的。如果医生能给出诊断,那么她要拿着诊断去一趟中国驻美国大使馆,寻求帮助。她说:“姐姐的事对我来说是大事情,我希望姐姐能够稳定一点,我们早点回国。美国的费用太高了,我怕会拖垮我们一家。”

妹妹说,现在姐姐一看到她总是很激动,她都不知道现在适不适合去看姐姐?

中国驻美国使领馆:

先治病,我们会做好协助工作

妹妹已经给中华人民共和国驻纽约总领事馆打去了求助电话。“领事馆让我们先就医,保证姐姐的健康。我打算等结果进一步明确后,再去找使馆工作人员咨询一下。”

外交部发布的2007年版《中国领事保护和协助指南》,对我国公民在国外突发重病如何求助有说明:“当您或您家人在国外突发重病或精神病,应迅速拨打当地急救电话,前往当地精神病医院治疗。中国驻当地使领馆可以协助提供当地医院名单;可协助通知国内家属或单位。如您或您家人要回国治疗,经当地医院及有关航空公司同意,使领馆可协助联系航空公司和陪护人员予以关照。您应承担机票及陪护等相关费用。”

昨晚9点多,我们也联系上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驻纽约总领事馆。工作人员说,确实已经接到了妹妹的求助电话,他们的意见是,先治病要紧,其间他们会做好协助工作。

留学机构:动员当地学生帮帮这对姐妹

了解到杭州这对姐妹的情况后,浙江新通留学的顾问们马上将姐妹的情况发到了留学生群里,希望在纽约,特别是姐妹俩住处附近的留学生给予帮助。

浙江新通留学建议,在国外出现突发情况,除了可以寻找使领馆,还可以联系当地华人救助机构、联邦政府或者州政府的救助机构等机构救助。

旅行社:出国前最好买份保险

浙江省中国国际旅行社办公室张主任说:“如果游客在国外突发疾病,首先要将病人送医,确保病人的安全。然后,立即和旅行社进行联系。接着,要和购买保险的保险公司进行联系,说明情况,要求出险。同时,要保留好所有的凭证。最后,和家人取得联系。”

张主任说,一般从旅行社走出国游,都会建议游客买份保险。自由行的旅客,出行前,也可以向旅行社咨询具体险种。

谁能够给这对在美国的姐妹俩提供紧急帮助,请致电本报热线851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