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里米亚全民公决

来源:互联网新闻 编辑:深圳凤凰网 时间:2022/08/11 19:37:54

原标题:克里米亚全民公决

乌克兰克里米亚地区决定自身地位的全民公决投票当地时间16日上午8时(北京时间14时)正式开始,选民陆续前往1200多个投票站,作出二选一的抉择:是加入俄罗斯联邦?还是留在乌克兰并获得更多自治权?最新的民意调查结果显示,超过80%的克里米亚居民将在公投中支持加入俄罗斯。

北京时间15日深夜,联合国安理会5个常任理事国和10个非常任理事国就美国提出的乌克兰问题决议草案进行投票表决。草案称克里米亚公决“无效”,“不能构成任何改变克里米亚现状的基础”。由于常任理事国俄罗斯投票否决,决议草案未能通过。中国对决议草案投了弃权票。

16日,俄总统普京在应邀与德国总理默克尔通电话时表示,当天在克里米亚举行的全民公投完全符合国际法准则和联合国宪章,俄罗斯将尊重克里米亚人民的选择。

“整个塞瓦斯托波尔都想回家”

克里米亚总理谢尔吉·阿克肖诺夫当天前往首府辛菲罗波尔一处投票站,投下自己的选票。他随后对在场的媒体记者说:“这是一个历史性时刻,今后我们每个人都将快乐生活。”

这时,投票站内一名挥舞乌克兰国旗的男子被安保人员推开。阿克肖诺夫接着说道:“这是一个新时代。我们今晚将举行庆祝活动。”

现年80岁的老妪阿列夫京娜·克利莫娃一大早就来到塞瓦斯托波尔一处投票站投票。她说,自己出生在俄罗斯,希望克里米亚加入俄罗斯。不过,她对西方国家威胁制裁俄罗斯感到担忧。

“我想,美国、法国等国会作出负面举动,”克利莫娃说,“我为普京担忧,不知道他会怎样对抗……不过,他成功设法予以抵抗。我整夜未眠,等待着这一时刻,每件事都如我所愿。”

现年71岁的选民伊万·康斯坦丁诺维奇投票后摆出胜利手势。“为了这一刻,我们等了许多年,”他说,“每个人都将投票给俄罗斯。”

现年57岁的塔季扬娜·伊申卡把选票投给俄罗斯。她说:“我们想回家。这里是我们的土地、我们的城市、我们的国家。整个塞瓦斯托波尔都想回家。”

克里米亚民众提前欢庆入俄

虽然投票进程尚未结果,但一些城市已提前洋溢起欢庆气氛。

在塞瓦斯托波尔的主要街道,建筑顶端巨大的喇叭大声播放着《这是我的祖国》《俄罗斯敲响钟声》等俄罗斯爱国主义军歌。上街庆祝的人们身披或挥舞着俄罗斯国旗。私家车、公共汽车甚至救护车上都贴着俄罗斯国旗白蓝红三色装饰。

当地居民亚历山大·索罗金走上街头享受快乐氛围。他说:“我真高兴。老实说,我今年60岁了,从没想过能经历这么幸福的一天。塞瓦斯托波尔将重新成为俄罗斯城市,属于俄罗斯。”

在首府辛菲罗波尔,人们正在排练投票结束后的庆祝活动。这些活动包括哥萨克军队表演,还将用灯光在政府大楼上打出“我们在俄罗斯!”的口号。

投票定于当地时间16日20时(北京时间17日2时)结束。初步结果可能在投票结束后数小时公布。克里米亚一家非营利机构14日调查当地超过500名居民后估计,投票选择加入俄罗斯的选民比例将超过90%。

北约及克里米亚公投网站先后被黑

克里米亚局势添网战疑云

克里米亚紧张局势似乎蔓延至互联网上。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相关网站和克里米亚公投官方网站先后遭黑客袭击。

北约发言人瓦娜·伦杰斯库在微博客网站“推特”上说,北约多个相关网站15日夜间开始遭黑客袭击,袭击一直持续至16日。遭袭网站现已恢复正常。

一个自称“网络金雕”的组织称,这些袭击的幕后黑手是乌克兰爱国者。

他们因不满北约干涉乌克兰内政而袭击网站。

克里米亚官员16日发表声明说,公投开始前数小时,克里米亚公投官方网站当天1时左右遭遇黑客袭击。

专家分析,袭击源头在美国伊利诺伊大学厄巴纳—尚佩恩分校。黑客可能利用僵尸网络发起攻击,主机用户或许并不知情。

数日前,俄罗斯总统府网站和中央银行网站也遭不明身份黑客攻击数次,一度停止运行。 据新华社

安理会未通过克里米亚公投问题决议草案

中方投出一张弃权票 三点建议力推政治解决

16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就安理会表决乌克兰克里米亚公投问题决议草案答记者问时说,安理会在这个时候搞决议草案,只能造成各方对立,导致局势复杂。中方呼吁各方保持冷静克制,当务之急是设法推进政治解决。

秦刚说,在安理会表决相关草案时,中方投了弃权票。

在决议草案表决之后的发言中,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刘结一表示,乌克兰危机背后有着复杂的历史经纬、地缘政治背景和现实因素,但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外部势力的过度干预难辞其咎。

刘结一说,中国在乌克兰问题上秉持公正、客观的态度。我们将继续劝和促谈,为政治解决乌克兰危机进一步发挥建设性作用。“为此,我们提出三点建议:第一,尽快设立由有关各方组成的国际协调机制,探讨政治解决乌克兰危机的途径;第二,各方在此期间均不采取进一步恶化局势的行动;第三,国际金融机构应着手探讨,并协助乌克兰维护经济和金融稳定。”

“中方投弃权票表明,中国仍坚持认为尊重他国独立、主权和领土完整是国际关系中应坚持的准则,同时中国也通过投票传递出信息,当前应为乌克兰危机的政治解决创造条件,而不是进一步激化矛盾。”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所长曲星说。

此外,有专家指出,西方在乌克兰问题上奉行双重标准,是出于自身政治目的的考量,按照自己的意愿解读国际法。当年在科索沃问题上,西方强调“人权高于主权”,强力推动科索沃公投独立,如今在克里米亚问题上又强调维护乌克兰的领土完整和国家主权。这样的自相矛盾表明,西方国家没有固定标准,什么于自己有利,就支持什么。

“西方在乌克兰问题上的作用是推波助澜,不是从乌克兰的政治稳定和发展出发,更多的是基于地缘政治利益,将乌克兰从俄罗斯身边拉走。”中国社科院上合组织研究中心秘书长孙壮志说。

克里米亚的前世今生

谈克里米亚,不只关乎乌克兰与俄罗斯的博弈,不只关乎西方与普京政府的僵持,更关乎宏大历史背景下的纵横捭阖。

“塞瓦斯托波尔每一厘米土地都被鲜血浸湿……许多俄罗斯士兵为这块土地而死。俄罗斯怎能让乌克兰毁掉这里?!”35岁的克里米亚商船水手尼古拉说。

俄罗斯曾是克里米亚的征服者。事实上,南下夺取黑海出海口,打通通向地中海的航道,提升俄罗斯的军事辐射能力,一直是历代沙皇的重要目标。

为抵御外敌,生活在第聂伯河流域的乌克兰哥萨克人1654年与沙俄结盟。沙俄因此将势力范围延伸至乌克兰大部分地区。

1787年,叶卡捷琳娜二世在那年夏天巡视4年前纳入沙俄版图的克里米亚半岛。格里戈里·波将金在女沙皇途经之地两侧竖起木板,画上精美的风光图,为避免克里米亚荒芜的景色打扰沙皇的好心情。

近一个世纪之后,克里米亚首府辛菲罗波尔成为克里米亚战争中沙俄军队的“大本营”,数万沙俄士兵埋葬在城郊。随后,这里又成为苏俄红军和“白军”战争的焦点。

“十月革命”后,乌克兰西部被波兰占领,东部则成为苏联最早的加盟共和国之一。二战爆发后,东西乌克兰合并。

二战期间,纳粹德国军队曾在辛菲罗波尔大肆屠杀民众。经过惨烈的战斗和巨大的牺牲,苏联军队才在1944年陆续解放克里米亚各个主要城市。第二年,同盟国在辛菲罗波尔以南70多公里的雅尔塔确定战后世界格局。

苏联时期,克里米亚半岛大量鞑靼族民众被迁出,使俄罗斯族成为当地主要居民,也为这一地区在苏联解体后的亲俄倾向埋下“伏笔”。

1954年2月,为庆祝俄罗斯与乌克兰结盟300周年,苏联领导人赫鲁晓夫签署命令,把当时的克里米亚州作为“恒久友谊的象征”,从俄罗斯划入乌克兰。

苏联解体后,黑海舰队及海军基地、克里米亚半岛归属问题显现,一度令俄乌两国剑拔弩张。1992年,俄方曾认定赫鲁晓夫1954年做出的决定无效;克里米亚部分政治势力借此推动半岛独立,并于1994年举行了总统选举。

1995年,克里米亚一度宣布独立。但俄方为避免刺激乌克兰,没有明确表达支持,公开宣称克里米亚问题为乌克兰内政。

随着俄乌关系缓和,双方1997年签订多个协定,确定黑海舰队和海军基地的分配、租赁关系,同时双方以条约形式保证克里米亚半岛为乌克兰领土。克里米亚留在乌克兰,原苏联黑海舰队司令部所在地塞瓦斯托波尔为乌直辖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