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音 未必非用耳听 也可用心感受

来源:互联网新闻 编辑:深圳凤凰网 时间:2022/08/13 20:10:39

原标题:声音 未必非用耳听 也可用心感受

  读过四平宁宁的来信后,我特意去她的QQ空间转了转。她相册里的照片不少,不是笑得开心,就是卖萌耍宝,看得出她是个快乐的女孩。因为知道她的遭遇,所以看着她开怀大笑的时候,我不禁感慨———若是我经历同样的命运,会有她这份潇洒吗?

那个黄昏那条河

  母亲小的时候因为上火,打青霉素过敏,导致耳朵失聪。可是,任谁也没想到同样的命运会降临到我的身上。

  我家门前有条小河,傍晚的时候村里的小伙伴都爱在那里玩儿。我六岁那年,有天黄昏跑去河边凑热闹。夕阳下的河水泛着粼粼的金光。河对岸有两个比我大些的男孩在玩扔石头,就那么赶巧,一块石头跨过小河不偏不倚地砸在了我的鼻梁上。血,瞬间喷了出来,一股热流卷着腥气漫过我的下巴。小伙伴们都吓傻了,撒腿就去我家喊人。我愣在原地,清晰地听见他们狼哭鬼嚎般的尖叫声由远而近地传来。紧接着妈妈赶到了,那时我身上的鹅黄色的小褂差不多被血浸透了。妈妈吓了一跳,立刻将我带回家。清理伤口前她先给我洗脸,脸盆的水登时便一片血红,让人惊心。不过妈妈还算镇定,用棉花团塞住我的鼻孔,让我仰脖伸胳膊站了好一会儿,血总算是止住了。小孩子受伤本不是大事,尤其在乡下,谁也不会当回事,我又是个皮实的孩子,很快又能跟着伙伴们奔跑了,这次受伤事件也很快就被淡忘了。

  大约一个月后吧,有天我在河边玩,时间很晚了,小伙伴很奇怪地问我:“你妈喊你咋不答应啊?”我一愣———我压根没听到啊!于是跑回家问妈妈喊过我吗?妈妈说扯着脖子喊了好一阵子了。看妈妈有点儿急了,我虽不是故意,还是老实地站好,揪着衣角解释说我真的没听见。爸妈互看了一眼,突然意识到什么,拉着我忽近忽远忽大忽小地喊了一阵子话,我像实验小白鼠似地答应着,随着他们他们眼神越来越惊慌,我突然觉得有什么事发生了。

  第二天爸妈带我进城去看医生,医生说有时鼻子受伤也有可能会导致耳聋。因为没有及时就医,现在也只能慢慢调养了。于是中药、西药、按摩、偏方……在爸妈能力范围之内的所有疗法都给我试过了,只是都不见效。

  我家条件不好,连长春也没去,就草草地结束了求医之路,听之任之了。其实我也不是啥都听不到,只是声小了听不清,大声说话我还是能听到的,与人沟通也不成问题。上了小学,老师嗓门不小,课上的东西我都能听个大概。有时实在听不清,我就看口型,时间长了,不知不觉便学会了通过口型猜测句意,所以即便是坐得远些,我还是知道老师在说些什么。就这样,一年级期末我数学得了98分,语文96分,比很多正常的孩子成绩还好。虽然在学校里有些同学因为我耳背嘲笑我,许是我天生就神经大条吧,许是那时年纪小的缘故,我根本不在乎。就算他们以为我是傻子,我也不争辩,在自己的世界里独自快乐着。

别样辛苦别样梦

  小学毕业后我主动提出了辍学,因为家里条件实在不好,负担不起我和妹妹同时上学,而且当时的我也觉得像我这样的身体,就算是学习再好又能有啥前途?不如省下钱让妹妹求学吧!不过,我也渴望像小伙伴那样出门去打工,可爸爸不放心,怕我挨欺负,说啥也不让。就这样我在家务农,一干就是6年。

  转眼我都20了,却从来没走出过生长的小村庄,在朋友眼中俨然成了土包子。看着她们笑靥如花地从身旁走过,我心底泛起无法言喻的自卑,感觉自己快要被这世界抛弃了。大家都在进步,我却只能远远地羡慕。

  妈妈明白我的心思,于是当邻居介绍我去镇里一家面包厂打工时,她帮着说服爸爸放我走了。虽然一天只赚8块钱,工作几乎是从凌晨到午夜,每天累得头刚碰枕头人就睡着了,可我还是很珍惜这来之不易的自由,咬牙硬撑着。因为工作实在太累了,一起干活的姐妹都相继辞职,最后就剩我一个人干三个人的活,心想着人家老板都没嫌弃我耳朵背,我还有什么好埋怨呢?于是每天在面香里醒来再睡去。一转眼,大半年过去了,有天我在街上遇到了曾经的同学,她建议我去她打工的电子厂试试。我听了简直是欣喜若狂,可转念一想,人家能要我吗?我同学很义气地安慰我,说你又不是听不见,只是远点了听不清,有啥不要你的?

  曾经我以为我的人生会与面包结下不解之缘,也梦想过有一天开自己的店,期待着自烤的面包出炉,可如今我已7年没碰过烤箱,都不知道还能否烤出当年的味道了。在电子厂里我开始了新的人生,结识了新的朋友。不过,以上的这些都不是重点,接下来才是我想说的。

无数相亲无数痛

  我今年27岁了,在农村绝对算得上大龄女青年。这些年不少人给我介绍过对象,我相亲的经验也算得上丰富,可每每想起那些经历,我的心都会痛。举两个例子吧,记得那年我19岁,邻居阿姨说有个小伙子可好了,让我看看,说完没两天她就把人给领来了。这人我一看心里就翻了个儿,真不是我以貌取人,其实他长得并不差,只是那双浑浊的眼睛还有看人时的猥琐劲儿,让人一搭眼就觉得不像好人。等那男的走了,介绍人还添油加醋地说了他一车好话,后来我姑妈来串门,一听是谁当时就急眼了,说这人是村里有名的无赖,家里一穷二白不说,本人不务正业又嗜赌如命!姑妈边说我边发抖,从心里往外的寒意几乎淹没了我。我不就是耳背吗?又不是傻,没想到平日里笑脸迎人的邻居竟然会将我往火坑里推!说我小心眼也罢,说我不懂事也好,反正从那之后我再也没理那位邻居。

  可事情远远没有结束,接下来相的这位才彻底打击了我的自信。那次我特意请了一天假回来相亲,可等了一上午对方却迟迟未到,去介绍人家一问才知道,原来那人一听说我耳朵背,干脆溜了。介绍人满脸歉意地将话说得很委婉,可我还是听懂了。我笑着跟人家告别,然后快步出了院子。走出了很远,直到四境无人的小树林才允许忍了很久的泪水跌落下来,滚烫的泪水直直地砸进心底,开始并没觉得怎样,直到呼吸都感觉困难时,才发现那痛楚像是缓慢上腾的雾气,早在不知不觉中笼罩了一切,待发觉时早已痛得麻木了。初秋的午后,风儿裹挟着丝丝凉意拂过我的挂泪脸庞,也卷走无数叶片的喧嚣。我仰头看翻滚着跌落的枯叶,竟有些羡慕它们从此可以随风去流浪了,可我却不能离开!

  哭过了痛过了,日子还要继续。我无数次地问自己,难道耳朵背就那么可怕吗?为什么他们要这样对我?我靠自己的双手劳动获得友谊和尊重,为什么就遇不到一个真心爱我、愿意包容我的人?这些年我相看过的对象啥样人都有,有弱智的,有二婚的,还有家里条件不好想将就的。我耳背咋了?我的世界虽然声音很小,可也是多姿多彩的!我能听见梨花绽放的美妙,感到雪粒砸在鼻尖上的笑声,还有风儿拂过脸颊的温柔,有些声音不是一定要用耳才能听见,用心一样可以感受得到!

  记得很小的时候,有次爸妈带我去串门,回来时正好下了雪,他们俩一人一边牵着我的手走在漫天大雪里,那一刻的幸福和宁静我永远都不会忘。那会儿妈妈耳朵也不好使,可爸爸没嫌弃她,后来他们虽然也吵过闹过,可老了老了又相互体谅了起来。我也想过这样的日子,静静的、淡淡的,只要知道那人心里有我便是幸福的……

  主持人桥桥:写宁宁的故事时我一直回想着小说《简·爱》里我最爱的那句台词,简·爱对罗切斯特先生说:“你以为我穷,低微,不漂亮,我就没有灵魂没有心吗?你想错了!我和你一样有灵魂,有一颗完整的心!要是上帝赐予我一点姿色和充足的财富,我会使你难以离开我就如同我现在难以离开你一样。我现在不是依据习俗、常规,甚至也不是通过血肉之躯同你说话,而是我的灵魂同你的灵魂在对话,就仿佛我们两人穿过坟墓,站在上帝脚下,彼此平等———本来就如此!”采访中宁宁几次问我她的故事太平凡,会有人看吗?我告诉她,很早之前我就想写写残疾人的故事,想听听他们的心声,了解一下他们的痛苦和欢乐,因为不论身体有着怎样残缺,但生命本身就是值得敬惜的!谁也不可以轻看,尤其是自己!祝宁宁早日找到幸福!

  

●电话:85374333

●桥桥QQ:1922559862

●桥桥邮箱:1922559862@qq.com

●地址:长春市人民大街6906号新文化报社

●邮编:130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