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德纲风波背后码头与衙门的冲突

来源:互联网新闻 编辑:深圳凤凰网 时间:2022/08/13 20:14:41

原标题:郭德纲风波背后码头与衙门的冲突

  2013年11月19日,北京电视台台长王晓东因病去世,郭德纲次日在微博上发了一首语含讽刺的打油诗。随后,北京电视台的食堂推出“油炸纲”早餐回击。12月15日,应北京电视台请求,中广协发出声明,谴责郭德纲的过分言行,要求郭德纲道歉,呼吁近400电视台对其进行抵制(见本报12月16日B06版报道)。

  再往前追溯,从当初郭德纲弟子“打人事件”,引发北京台对郭德纲进行第一次“全面封杀”,郭德纲与北京台之间你来我往、明枪暗箭,恩怨由来已久,并完全公开化。

  不过,我们首先要说的是,不管恩怨有多深,在北京台台长逝世这样一个时间节点,郭德纲发表幸灾乐祸的打油诗,肯定是不厚道的举动。虽然郭德纲一向以“不是艺术家,只是个说相声的”自居,但是作为公众人物,就需要顾及到你的“私德”具有的社会效应,享受公众关注的同时,在公共道德层面也需要承担更多的责任。

  说相声的郭德纲靠嘴吃饭,而这些年的是非风波,也几乎总是由郭德纲的“口德”问题引发。听过郭德纲相声的朋友,应该都有一个印象,那就是———郭德纲的嘴真损。

  “损”其实本身没有问题,只是幽默的一种形式,不管是喜剧、脱口秀还是相声,离开了嘲弄、讽刺也就很难制造“笑果”。不过,在郭德纲的作品段子中,有几大类型的“损包袱”:一种是取笑小人物和模仿残疾人;一种是嘲弄别人的身材、相貌等生理缺陷;还有一种就是旁敲侧击、含沙射影、睚眦必报,在相声中编排段子向得罪过他的人“泄私愤”。

  在“主流相声”因为缺少幽默与讽刺精神日渐式微的时候,郭德纲通过对传统相声从内容到演出形式进行的改造和回归,受到不少听众的追捧。但是,以“非主流相声演员”自居的郭德纲,在继承和保留传统相声文化精华的同时,也把传统艺人身上的那种粗鄙与糟粕的东西遗留在了自己身上。而从天津码头一步步“混”出来的郭德纲,在表演中也经常流露出来对天津码头“混混儿”精神的认同。

  虽然郭德纲这些“损包袱”确实有不小的市场,问题是,不管是喜剧、脱口秀还是相声,在制造幽默的时候,幽默是否还需要有其需要遵守的边界和底线。这让我联想到2007年赵本山在美国巡演的失败经历。很多美国人抗议其演出内容,一讽刺残疾人,二讽刺肥胖者,三讽刺精神病患者,把自己的欢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最令西方文化评论者不能理解的是,这样节目内容庸俗,言辞粗鄙,以嘲笑生理缺陷、插科打诨为能事的演员,为什么会成为观众的宠儿。

  不管是郭德纲还是赵本山,咱们的幽默和生产幽默的艺人,似乎都还没有经过现代文明洗涤。那种笑人有、欺人无,以他人生理缺陷作为“包袱”,作践比自己更弱势者,推崇“混混”,充满“市井草莽”气息的幽默表演,以及演员自身在虚名之下毫无顾忌的日常行事习惯,还依然停留在“码头”阶段,本就脆薄的底线动辄洞穿。

  然后,我们再回过头来说北京台一方,之前就曾屡屡祭出“封杀”郭德纲的招数,虽然收效不大,却同样给人留下“惹不起”的印象。特别是这次利用中广协,挟几百家电视台之威,围剿郭德纲,也让我们依稀看到“衙门”的强势做派。

  “衙门”的特点是什么,那就是动辄利用公共资源来对别人实施“惩罚”。这样的方式,是不是合适,恐怕同样值得商榷。如果说郭德纲有侮辱逝者的嫌疑,那么,逝者的家人可以通过法律的手段来维护权利。如今北京台这样的挟威“亮剑”之举,看上去固然威仪赫赫,但在公众心中,可能未战之先,就已败下了一阵。

本报评论员 肖金

联系方式:

  电话:0431-96618

  邮箱:xwhsp@sina.com

提示:

  本版转载文章,请作者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支付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