宽仁的草原

来源:互联网新闻 编辑:深圳凤凰网 时间:2022/08/13 21:17:27

原标题:宽仁的草原

肖文辉

这个季节前往草原,似乎与草没有太多的关系,此时的草原已是一片枯黄。读那首关于草原的诗歌“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总让我想像在疾风的吹拂下,一望无垠的草原该是何等的壮观。青草的芳香长驱直入,而我愿自己就是那低头寻找绿色的羊儿,寻寻觅觅间便淹没在草的海洋里。

清晨出门,风有些凛冽,脚底踩在地面却感觉凹凸不平。借着蒙蒙亮的光仔细瞧去,匍匐在地上的草像结了一层冰凌,几乎透明的霜严严实实包裹住了它细小的身躯。我掩紧了厚实的鸭绒衣,寒气依旧从脚底升到了头顶,额头也被呼呼作响的风吹得生疼,而草,包裹在寒霜中的它,真的不会冷吗?

等待日出的时光是那样漫长,我在无聊的等待中便注意到这些平凡不过的草来。山在云雾中迷迷离离看不分明,然而我却固执地认为它是温柔的。因为有了草的包裹,山峰的线条变得柔和,彼此的界限也不再分明,似乎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当第一缕霞光从云层中悄悄出场,刚刚还在山峰间游离的雾气便一忽而消散了。草原披上了金色的纱衣,草上的冰凌漫射出七彩的光来。上山的道路像珍珠般醒目,而那却是以践踏脚下的草作为了代价。站在山峰上俯视平坦的草原,它无限地在放大,而我却缩小到如一只蝼蚁,渺小无比。

这离离原上草如此铺张却归功于火的洗礼。也许是某个年代某位疏忽的牧民,被他遗忘的火苗在风的挟裹下纵横奔跑,它张牙舞爪掠过那些密集的树林,被它荡过的每一处,劈劈啪啪的声音响起来,浓烟在妖娆地升腾,野兔惊慌地窜出洞穴,一片火光红遍了半边天空。火焰葬送掉了成片的树林,而草却在黝黑中潜伏,春风吹过的时候它顽强地站了出来,草原又重新裹上了绿妆。

水草丰美的地方也是古代部落的必争之地。有了水草便意味着牛羊有了充足的粮食,而以放牧为生的牧民才可以安居一段日子。于是那些马背上的刀光剑影在草原的舞台频繁上演,带着鲜血的头颅翻滚在草丛间,失败部落的男性被屠杀,女性则被作为战利品成为胜利者的家奴,多少悲伤的泪水浇灌了脚下的草原。草却战战兢兢地看着这一场场为它而起的争斗,而它是无辜的。一场大雨蓬勃而来,雨水冲刷掉那些痕迹,顺着砂质的土壤消失不见,草却依靠它细小的根须,穿越坚韧,顽强地守着脚下的泥土。

要不了几天,一场漫天大雪就会降临。牧民们抓紧着收集割下的草垛,要到来年春夏,白雪消融,那些羊儿、牛儿才能吃到新鲜的青草。而已经被收割过的草地,就要在皑皑白雪的覆盖下休养生息了。

哪里有草哪里就是牧民的家,此地的草被牛羊吃光之后,蒙古包又在马背上移向另外的去处。草原是如此宽厚仁慈,只要给了它些许喘息的工夫,第二年这里又是草长莺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