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了一个恐怖的梦,醒来发现我被死尸强了6

来源:互联网新闻 编辑:深圳凤凰网 时间:2022/07/07 12:39:53

 一听到娘胎二字,我脑袋顿时就懵了。

  “大人,你该杀她了。”突然,一个柔美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伴随着冰冷的手缓慢的抚摸上我的后背。

  我蓦然大惊,如梦初醒,慌乱的想要后退,可竟退不了半分。

  “我已经抓住你了。”声音贴着我的耳际,冰冷尖锐,可我回头,却什么也没有看见。

  我本能的看向鬼王大人,我希望他能救我,但鬼王大人冷漠的无视我。

  “我说过的,当你记忆恢复的时候,就是你堕入地狱的时候。”

  我的瞳孔骤然放大,我的脑海闪过我自己的样子,可不等我开口问,我的眼前竟弥漫出一团黑雾,散发着浓郁的腐臭味。

  我恶心的想要吐,可我来不急转身,只见一张布满虫洞,不断有虫子从里面蠕动出来的脸一下子贴在我面前。

  我被强烈的恶心和恐惧震的愣在原地,但眼前不断有虫蠕动出来的脸却正是我的大学同学嘉玲,那个睡在我上铺的闺蜜,已经半年没有联系。

  “啊!”我尖叫着想要逃到鬼王大人的身边,但嘉玲却牢牢的抓着我,并不断的贴近我。

  一声轻响,一只虫子从嘉玲的脸上掉落到我的脸上,我恶心的赶忙挥掉,但那虫子却顺着我的手,进入了掌心。

  我被眼前的景象吓的慌乱扒自己的掌心,想要将那钻进去的虫子弄出来,可我的掌心却是完好无损的,根本什么都看不见。

  与此同时,更多的虫子从嘉玲的脸上掉落下来,一只又一只的钻进我的脸,我的脖子。

  我恶心害怕的想要尖叫,可我却连声音都不知道怎么发了。

  嘉玲笑着抚摸上我的脸,那布满虫子的脸一笑,将那些半身在虫洞里的虫磁的一声全挤爆了,那绿色的液体瞬间溅到我的脸上。

  呕!我再也忍受不住,疯狂的呕吐起来。

  “苏小沫,这只是一个开头,你不用这么激动,这后面啊,还有的你受的呢。”

  嘉玲一下子捏住我的脖子,讨好般的转向鬼王大人:“大人,这个贱女人不知死活的破坏您清修,让您再也无法飞升上界,您若不想脏了手,就交给我吧。”

  我的脖子被越捏越紧,我感觉自己快要断气了,但我努力的看向鬼王大人,我希望他能救我。

  我知道自己破坏鬼王大人的修炼,让他再也不能重返上界,是一件不可原谅的事情,但我真的不想死,真的不想死。

  尤其是在我恢复了记忆,知道了莫辰逸为什么离开我,这般死去,让我如何能瞑目。

  “鬼,鬼王大人,救我。”我用最后的力气向鬼王大人求救。

  但我清楚的看见,鬼王大人只是冷漠的置之不管。

  我的希望被掐断,我觉得,这一回我死定了。

  嘉玲见鬼王大人没说话,高兴道:“谢谢大人,谢谢大人。”

  然后捏着我的手骤然用力,尖锐的指甲刺进我的脖子,生疼生疼,嘉玲狰狞的对我道:“苏小沫,那天你若是劝了我,我就不会被金钱蒙蔽了眼,更不会成为狗屁的冥婚新娘。那天我冲你大喊救命,你却只顾着摄影。枉我还跟你同窗四年,你却将我推入火坑。那天若是你死了,我就不会遭受千刀万剐之苦。现在,我改变主意了,我不会让你苟延残喘的活着受折磨,我要——马上杀了你。”

  “不……”我想解释,但却开不了口。

  嘉玲说着咯咯的笑起来:“我知道你现在在想你的心上人——莫辰逸,想要跟他再续前缘,但苏小沫,我要亲手掐断你的希望,让你永远都见不到他。”

  伴随着猛烈的捏力,我的意识越来越模糊,我想这一回我是真的要死了,只是,虽然我有些不甘心,但我却怪不了嘉玲,因为,是我的原因,害她受了千刀万剐的折磨,她要恨我也是正常的。

  就在我感觉自己就要背过去的时候,却蓦然掉落在地上,骤然的疼痛让我回过气来,但当我抬头看去的时候,我却傻了。

  因为我竟看见鬼王大人竟用手贯穿了嘉玲的身子,嘉玲错愕的看着鬼王大人:“大,大人,我在帮你杀,杀了她,为,为什么?”

  “因为,我跟她的婚约生效了。”

  鬼王大人的话落,骤然用力,嘉玲猛然睁大了眼睛,绝望而仇恨的喊道:“不可能,不可能。”

  “我也希望是假的。”鬼王大人毫无感情的将嘉玲扔在地上,神情冷漠。

  我一下子瞪大了眼睛,根本不敢相信鬼王大人居然会如此对我的闺蜜嘉玲,就算鬼王大人恨我毁坏他清修,但嘉玲却是他一手搭救下来,何况,嘉玲是爱着他的。

  就在我气愤的想要为嘉玲讨个说法,奄奄一息的嘉玲却满是恨意的指责我:“苏小沫,你这个贱女人,为了得到大人,居然对大人下触动婚约,你一定会——不得好死的。”话落,嘉玲的身体变得幽蓝透明,原本狰狞恶心的脸竟渐渐愈合,恢复成嘉玲的模样,但愈合的同时,脸和身体开始一块块破碎,消失。

  “你——”我看着这一幕,心脏骤然被捏紧,一种钻心的疼痛在身体的深处弥漫开来,我想要抓住嘉玲,但却只能疼痛的倒在地上。

  嘉玲已经完全透明,身体也支离破碎,我知道嘉玲一定是要死了,可不管怎么样,我都不希望她死。

  “苏小沫,我恨你,我诅咒你生生世世都孤独终老。”嘉玲的话刚落,她的身体骤然破碎,幽蓝的光一下子笼罩住我。

  我脑海中出现那恐怖的梦境,嘉玲被倒吊在横梁上,承受着从棺材飞出来的刀芒,一刀刀划在她脸上,身上,密密麻麻的刀伤,血流满地……

  这一次我看清了嘉玲的脸,看着她经历千刀万剐的责罚,我的眼泪蓦然掉落下来,是我让她承受了根本不是人能承受的痛苦。

  就算当初我是被迫的,也难以脱得了关系。

  “苏小沫,是你让她受尽了折磨,亲手将她推入地狱。”一道清冷的声音响起,伴随着声音,围绕着我的幽兰画面也渐渐消失,恍若流星雨般撒落在我周围。

  我的心骤然抽疼,但更多的是一种无尽的空虚,好像消失的蓝色晶片就是我自己。

  我抬起头看着清冷看着我的鬼王大人,我无法反驳他的话,对,是我害死了嘉玲,是我将她推入了深渊,更是我毁坏鬼王大人的清修,让他千年道行毁于一旦。

  我瘫坐在地上,任由眼泪布满脸上:“鬼王大人,既然是我毁坏了你的清修,为什么嘉玲要杀我,你要阻止?”

  我的话刚落,鬼王大人却蓦然变了脸,原本就寒森森的俊脸,此刻异常的骇人,那样子竟是比我毁坏鬼王大人千年清修还要愤怒。

  “啊!”不等我反应过来,我已经被鬼王大人粗鲁的压在地上。

  “苏小沫,你用了血祭,居然还有脸来问为什么不杀你?”

  “血祭?”我很是茫然,我根本都不知道那是什么玩意儿,怎么对鬼王大人下,何况,鬼王大人神通广大好不好,是我能随随便便想下什么就下什么的吗?

  真是开玩笑。

  只是当我看见鬼王大人那对我咬牙切齿,恨不能将我大卸八块的样子,有种莫名的心虚!

  但,这血祭到底是什么,为什么会让鬼王大人对我大发雷霆,让嘉玲对我下此毒咒?

  “啊!”我蓦然睁大眼睛,惊恐的看着鬼王大人吻住我,冰冷的舌尖霸道的钻进我的嘴里,将我搅的天翻地覆。我极力的挣扎,想要推开鬼王大人,可他强壮的身体压着我,让我根本不能动弹。

  我觉得鬼王大人是在报复我,这如果是亲吻也就——也就算了,但这根本就是要把我撕碎了咬下去。

  嘴里已经满是血腥味了,都痛的毫无感觉,我想哭,但我又突然想到,我应该是全世界第一个被鬼接吻的人类吧,还吻的这么——惊天地泣鬼神。

  啪!

  在我还没反应过来,整个人被狠狠砸落在地上,痛的我什么脾气都没有了。

  鬼王大人居高临下的凝视我:“本王倒忘了,吻你,不正是你希望的吗!”一边说着,一边嫌弃的擦了擦嘴。

  我,居然被一具死尸——嫌弃了?我只觉得胸口有千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

  “谁说我希望你吻我了。”我不甘心的扬起头反驳。

  嘶!

  鬼王大人瞬间贴近我:“不希望吗?那你为什么要给本王下血祭?”

  我刚想反驳,鬼王大人截断我的话,冰冷而厌恶的开口:“你想爬本王的床都想疯了吧!”

  “我——”是多有病才会疯狂的想要爬一具死尸的床?

  可不等我说完,鬼王大人已经转身离开,可即便只剩背影,我还是能感觉到它此刻对我的愤怒。

  我郁闷的揉着头发,血祭血祭,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啊!

  蓦然,我浑身一僵,感觉后面有谁在看我,我本能的回头,只看见窗户外黑漆漆的,什么也没有。

  我郁闷的摸摸鼻子,看样子这段时间我是真的被吓出毛病来了,居然时时刻刻都在疑神疑鬼。

  我叹了口气不想再想,忍着痛从地上爬起来,往里面走去。

  呼!

  漆黑如墨的夜色里,好像有一道黑影极快的消失。

  我轻着动作偷溜进卧房,唯恐鬼王大人会再次对我大发雷霆,但当我走进卧室的时候,却是空空如也,我不相信的眨了眨眼睛,鬼王大人走了?

  我抱着一丝侥幸的心里将房子上上下下,左左右右都检查了一遍,果然不见鬼王大人半分影子。

  “哈哈!”我忍不住开心起来,这被鬼王大人欺压的日子真的太难熬了,难得能睡一个好觉。

  我舒服的在床上躺下,但却怎么也睡不着了,嘉玲的种种浮现在我的脑海,让我根本就无法平静下来,都是因为半年前我的好奇,却害了嘉玲,破了鬼王大人千年的修炼,突然,嘉玲死前的诅咒再次回荡在脑海,在她听到血祭的时候,竟是这般恨我,恨的想要将我活刮了。

  难道——我又做错了事情?

  这个想法莫名钻进我的脑海,我赶忙起身,打开电脑,因为去问鬼王大人,鬼王大人是肯定不会告诉我,我只能希望度娘真的是万能的。

  我刚想在键盘上输入血祭两个字,啪,电脑旁的杯子却被我打翻,里面的水全撒在电脑上了,我一愣,赶忙拿来纸巾擦干,确保电脑没事才松了一口气。

  但当我刚坐下,我蓦然僵硬住,这电脑旁怎么会有杯子?

  我有一个习惯,从不把在电脑,手机等电子产品旁边放水,因为我怕毛手毛脚将水打翻。

  我摇摇头,不再想,应该是鬼王大人放的吧!

  我收起情绪,在电脑上输入血祭,然后回车。

  啪!

  我的眼前蓦然陷入一片黑暗,我坐着一下子根本没反应过来,这是——停电了?

  我在黑暗中坐了半天,还是一片漆黑,于是我起身去翻找准备好的蜡烛,可当我在厨房找到了残留半截的蜡烛,一回头却看见我旁边的张大妈家竟——亮着灯。

  我狠狠一愣,蜡烛从我的手中掉落,我拍了拍自己的脸:“应该是跳闸了,跳闸了。”这般想着,我摸着黑往外面走去,跳闸的话,只要把闸门从新打开就好。

  可我摸黑走了半天,却怎么也找不到大门。

  我不死心继续摸索,我住的地方小的就跟鸟笼一样,就算是瞎着也能走出去。

  突然,我的手触碰到一个冰冷的东西,我一愣,继续摸,我不记得家里有冰冷的东西啊。

  可再摸,却是冷的厉害,就跟寒冰似的,直钻肉里面,从脚底到全身,要把人冰冻似的。

  但触感却又有点软软的。

  我郁闷了,这到底是什么,我根本不记得我有买过这样触感的东西啊!

  呼!

  一阵寒风吹过,冷若冰霜。

  “你居然用了血祭。”突然,一道诡异的女声响起。

  “啊!”我失声惊叫,慌乱的想要收回手,但却被一只冰冷的手紧紧的握住。

  “你居然用了血祭。”诡异的声音再次重复。

  漆黑的夜色里,我什么都看不见,我的害怕在疯狂膨胀,我什么都不想想,只想立刻,马上逃离。

  但冰冷的寒意蓦然贴近我的身侧,冰冷的气息落在我的耳朵上,我能感觉它此刻正紧贴着我。

  “你居然用了血祭,你可知后果?”女声透着异常诡异的酥魅。

  嘉玲在我的脑海一闪而过,我试探的开口:“嘉玲?”

  女声嗤笑:“它早就死了,不是被你亲手害死了吗?”

  我脑子一蒙,不是嘉玲,那还能是谁?

  突然,我思绪一闪,愤懑的一把摔开禁锢着我的手:“鬼王大人,我知道你现在很生气,很不能将我大切八块,要杀要刮随你便,但你干嘛要用这种方法来吓我。”

  气氛在这一瞬间变得寂静。

  “苏小沫,你居然把我当成那位大人,你觉得那位大人会这么无聊。”

  我寒意炸起,不是鬼王大人?

  寒霜的气息再次将我包裹住,冰冷而妩媚的声音缠绕在我耳边:“苏小沫,要不是你用了血祭,那位大人早把你杀了,怎么会允许你在这里张扬?”

  “你,是谁?”不是鬼王大人,不是红脉,那是谁?

  女人在黑暗中咯咯的笑了起来,笑声跟铃铛似的,很好听,要不是因为她太过冰冷的手,我想,她一定是个很美的人。

  “你想知道我是谁?”女人的指尖抚摸上我的脸,带着暧昧。

  我僵硬着身体一步步后退,她却一步步紧贴,难道这是一只喜欢女色的——鬼?

  稀疏的月光投进来,若隐若现的照出女人身上大红的裙裳,还有女人跟黑夜容为一体的长发,却怎么也看不清脸。

  我紧张害怕的吞了吞口水,不要害怕,就是一只鬼,你又不是没有见过。

  女人慢慢的将自己暴露在月色下,对着我扬起笑容。

  霎那间,我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结结巴巴的说不出话来:“你,你好,好美!”

  女人对我嫣然一笑,在夜色下妖冶无比。

  我直勾勾的看着女人,被她的美彻底吸引住,完全忘记了害怕。

  “你,不会喜欢女人吧!”女人嫌弃的看着我:“我告诉你,我喜欢的可是男人,而且,就算我喜欢女人,就你这样的,也根本配不上我。”

  “额——”我一下子反应过来,但却硬是没想到反驳的话,最后只能弱弱的开口解释:“我,也喜欢男的,只是,你真的长的很好看。”

  “我知道啊!”女人柔媚的摸了下自己的长发,毫不谦虚道。

  我:“……”

  回过神,我才发现,家里的电已经恢复了,虽然我心里明白,但还是忍不住问:“刚刚是你断了我的电吗?”

  女人在沙发上坐下,不置可否:“水也是我打翻的。”

  我:“……”

  我想说她两句的,但看着她那美的让人窒息的模样,却硬是没有说出口,果然,人美,什么都能原谅。

  我仔细的打量她,女人穿着一身我说不明名字的嫣红裙裳,带着精致而充斥古韵的首饰,不管怎么看,都是一个古代的女子。

  “你,活了多久了?”我在她对面坐下。

  “死了五百年了。”女鬼看着她那血红的指甲。

  “哦哦。”我点点头,果然是一直不折不扣的女鬼。

  我看着女鬼,不知不觉又被它的美貌吸引走,要知道,就算是电视上那些红的要紫的女明星,在它的面前也根本比不上丝毫的。

  “流口水了。”女鬼瞥了我一眼。

  “啊!”我赶忙擦干净,脸却莫名红了,完了,对男人犯花痴也就算了,这怎么对女人也犯上了。

  突然,我一愣,直直的看着女鬼,认真的问到:“你刚刚一再说起血祭,你一定知道血祭是什么,请你告诉我好吗?”

  我一定要知道这血祭是怎么回事,要是不知道,我就要陷在这个死局里了。

  “可以啊!”

  我眨巴着眼睛看女鬼:“真的可以吗?”我根本没想到它会答应的这么容易。

  “当然。”女鬼慵懒的靠在沙发上,那模样妖娆得不得了,此刻我有点庆幸,幸亏我是个女,否则,就该失血过多身亡了。

  就在我等了半天希望女鬼能给我解释,但女鬼却压根没搭理我:“那个,你——”

  女鬼高傲得瞥了我一眼:“等价交换。”

  “等价交换?”我抽了抽嘴角:“交换什么?”

  “你为什么要给那位大人下血祭。”女鬼蓦然看向我,原本柔媚得眸子在这一刻闪现出不悦。

  我欲哭无泪:“我连血祭是什么都不知道,我怎么知道我为什么要给他下,我是真得不知道。”想想,我又补充了一句。

  “你这个女人真讨厌。”女鬼扭过头不看我。

  我:“…….”

  我偷看着女鬼,想要知道血祭是什么,就只能从这只女鬼身上着手,但,我怎么做,它才会告诉我呢。

  “我要喝水。”女鬼突然命令道。

  “哦。”我乖乖得起身倒了水给它。

  “这么冷,让我怎么喝!”女鬼瞪我。

  “那我再换杯。”我将温开水放在女鬼面前。

  女鬼扫了眼我手上得杯子:“这个杯子长得太丑了,影响我食欲。”

  我:“…….”

  我知道女鬼是存心在玩弄我,可我却生不起气来,也不害怕它,便依着它得性子反复换了好多次。

  “这个杯子可以吗?”我第十次将水放到女鬼面前。

  女鬼看也不看桌上得杯子,再次命令道:“我要吃面。”

  “好。”我微笑得走进厨房给它做面。

  “这样可以吗?”我将拿手的阳春面端出来,放到女鬼面前,我等着女鬼挑刺,一抬头却看见它直愣愣得看着桌上得那一碗面,眼眶居然——红了。

  “你,你别哭啊。”我有点慌,我倒喜欢它方才那样张牙舞抓得样子,这般模样了,我反倒不知该怎么办。

  “谁说我哭了。”女鬼恶狠狠得瞪我,但根本无法掩饰它红得一塌糊涂得眼睛。

  “没哭,没哭。”我识相得摇头,只是看着它下一秒又对着面发呆,我却有种莫名得忧伤。

  其实也不用想,一只死了五百多年却没有去投胎转世得鬼,生前必定是经历了什么,否则,怎么能用一口气熬到现在。

  “慢点吃。”我看着女鬼将我做得面吃得一干二净,竟是丝毫不剩下的。

  “真难吃。”女鬼将空碗一放,扭过头道。

  “嗯,我厨艺不太好,你别介意。”我顺势道。

  “你果然在这里。”突然,一道男声响起。

黑岩阅读网 文/ 《阴夫太凶猛》

(喜欢这个故事的朋友,可以加微信:“黑岩阅读网”,回复帖子名或关键词,阅读更多后续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