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了一个恐怖的梦,醒来发现我被死尸强了5

来源:互联网新闻 编辑:深圳凤凰网 时间:2022/07/07 12:01:09

老道士刚消失,鬼王大人出现在我面前,那愤怒的眸子似要将我撕碎,但这一切我都没有看见,我看见的只有漫天星斗,紧接着眼前一黑,昏死了过去。

    只是当我昏迷之后,我却傻眼了,因为我又进入到梦境中。

    高堂上,那个披着红纱、穿着喜服的新娘,她跪在冷冰冰的棺材面前,身子骨瑟瑟发抖。 

    我的思维非常清晰,清晰得可怕,我分明记得老道士的话,那是一场冥婚,而我只是意外的产物,老道士觊觎我是重阴之躯,可是,重阴之躯又是什么?

    最完美的祭品?东塔村的冤魂? 

    东塔村的村民木然的表情,怪异的言行举止…… 

    我脑中冒出可怕的念头,顿时整个人寒毛竖起。 

    “嘎嘎嘎……” 

    我来不及多想,那新娘诡笑着转过身。 

    我不知道是不是女人的声音太诡异,所以我才停住了脚步。从一开始我就对它有种莫名的熟悉感,只是一直想不出来。

    我先前几次看到都是女人腐烂的脸,好奇之余也有些害怕,我紧张的盯着女人缓慢转过来的脸,依旧是红纱遮脸,五官显得朦朦胧胧,不掀开红纱的话,我根本看不清楚。

    新娘的脸极慢的转向我,那僵硬而诡异的速度让我有种永远也看不见它脸的错觉,可就在我这般想着的时候,新娘的脸却猛然跟我的脸贴和在一起,完好的脸瞬间变得血肉模糊,只是一瞬间,那冰冷的触觉刺透进我所有的神经,而它的眼珠子却从眼眶里掉落出来,居然,滚落到我的身上。

    我恶心的想吐,想要立刻,马上远离这个恶心的东西,可不管我怎么后退,它都牢牢黏在我的脸上。

    我害怕的想哭,因为我不知道现在到底是梦境还是真实的,可就在我要尖声失叫的时候,它却远离了我,而我被看见的景象震的忘了所有害怕。

    女人的头和身体是分离的,头下的神经跟蛆一样蠕动着,并不断有浓黑腥臭的血滴落下来,可一落到地上那一滴滴血就变成了黑色的虫子,一蠕一蠕的向我爬来。

    女人的手却解开喜服,抚摸着赤裸着的身体,动作暧昧却异常骇人。

    “啊!”这一次我被眼前恶心血腥的画面刺激的尖叫起来。

    可那女人却用空洞洞的眼眶盯着我,轻蔑嘲讽道:“叫什么,当初你扑向棺材,骑上我的夫君,不也是这样放荡吗?难道你忘了?”

    我捂住耳朵,闭上眼睛,我不想再听它说话,更不想再看一眼这些恶心得让人作呕得画面。但就在我闭上眼睛得瞬间,一双冰冷尖锐的手抚摸上我的脸,我寒意骤时炸开。

    可那双手却不急不缓的从脸抚摸到我的身体:“当初在东塔村你多么的大胆,多么的不要脸,背叛尊贵的鬼王大人,与我夫君共度春宵,你这贱人反而成就重阴之躯,我不甘心!”

    我想要摇头的,这种事情我根本没有一点印象。但女人却猛然捏住我的脖子,尖锐的指甲刺进我的脖子:“就是因为你的放荡,却让我受尽了痛苦折磨。”

    我想要挣扎,想要离开这里。但女人却凑近我,贴合着我的耳际:“苏小沫,就是因为你,我每时每刻都在承受着煎熬,不过很快,这一切就会回到原本该有的轨道,很快,很快。”

    我听着女人的声音,不知为什么变得越来越远,就连女人给我的疼痛也变得不那么真实。

    “就在你——恢复记忆之际,一切,就会回到时间原本的齿轮,而你——”

    我还未听清女人最后的话,却蓦然睁开眼睛,看到外面的黑夜竟已经是白天了。

    我赶忙跑到镜子前,想要验证这一切到底是真是假,却在镜子里看见五个尖锐的印子,狰狞的正是在我脖子上。

    我的心顿时一冷,这么说,这一切就是真的。

    我记得昏迷前老道士来过,而且他要夺我的姓名,让我变成完美祭品,这显然是一个阴谋。我拾起掉地上的灵符,犹豫着要不要烧掉,然后回家洒到鬼王大人身上?

    或许这样我可以恢复记忆,但我刚才的梦却让我犹豫不决。

    只是想到女人说的话,让我觉得这件事并不是那么简单,甚至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复杂千百倍。

    想到这里,我赶忙将灵符放进兜里,离开影楼前往超市,将灵符所在其中一个储物柜子,然后前往东塔村,我做了个大胆的决定。

    只是明明白白的村庄,但这一回我却只见到满地的荒芜,似乎东塔村都变成了荒野,此刻我的心跳得厉害,我敢保证自己没有走出,前两次都是在这个方位,那么也只有一种可能了……

    我心惊胆战,跑向废塔方位,那废塔就在荒芜之中。

    我感觉自己遇到灵异事件,或者说前两次都碰到了鬼,而那鬼可能就是老道士。

    不过,我还是觉得奇怪,东塔村明明是莫辰逸的家乡,难道是我搞错路了? 

    我见田里有个老奶奶种地。

    我连忙上前问:“老奶奶,你好,请问东塔村在哪里?” 

    老奶奶没有立刻回答我的话,却是细细的看我,然后脸色猛然一变,还害怕紧张的后退一步,与我拉远了距离:“你,就是昨天在路边,自言自语的小姑娘?”

    我一愣,完全不明白她在说什么,只能解释道:“老奶奶,昨天我是来过这里找人,但我没有自言自语。”

    老奶奶却坚决的摇头:“我不会眼花的,我看得清楚,你就是一个人在路边,说了很多奇怪的话。”说着,老奶奶指了指远处,那是我和老道士第二次见面的地点。

    我看见这一幕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但却又说不出个所以然,又见老奶奶古怪的看着我,我道了声谢谢,便转身准备离开。

    老奶奶却叫住我:“小姑娘,我劝你啊,不要再找什么东塔村了,那里啊,不是你该去的地方。”

    我莫名疑惑,这不就是一个东塔村,我怎么就不能去了。

    “老奶奶,您要是知道怎么走,还麻烦告诉我,我有重要事情。”

    老奶奶上上下下的打量我,那眼神无比的诡异,我倒是被看的发毛,就在我再次准备离开的时候,老奶奶却叹了口气:“小姑娘,告诉你也好,省得你做傻事。”

    听到这话,我越发的好奇。

    老奶奶对我凝重道:“这东塔村啊,是古时候一个东塔村的名称,但这东塔村跟别个村庄又不同,是与世隔绝的,里面的村民都非常的淳朴。但有一天,东塔村却莫名消失了,有人说,整个东塔村的村民都得瘟疫死了,也有说因为他们得善良得到了神仙得眷顾,脱离了凡尘,各色各样得传说很多,但后人却再也找不到去东塔村得路,所以后来,东塔村又被称为——鬼村。”

    我的呼吸有些困难,因为我看老奶奶的神情根本不像骗人,何况,她也根本没有骗我的理由。

    老奶奶却凑近我,低声道:“小姑娘啊,不是我吓你,我那日着实看见你一个人,在那里自言自语。你若说你不是一个人,那么,你看见的就很有可能是——那东西。据说啊,那条传说中的鬼村,只有被选中的人才能看得见的!”

    我装傻的笑笑,我对老奶奶的话倒是相信的,只是我现在的处境又哪是跟谁都能说的呢。

    告别了好心的老奶奶,我只能抱着试一试的心情再找找,我现在这个情况,就算东塔村真的是条鬼村,那老道士真的是鬼,我也只能硬着头皮去找。

    但神奇的是,我转回废塔的时候,一道诡异的光划过,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看见东塔村三个字大大的出现在一个古旧的木牌上,空荡荡的村落只有古韵十足的房子。

    看到这些,我的心不禁发慌,因为这一下当真是坐实了这是一条鬼村的传言,而我此刻正是处在满是百年孤鬼居住的中心。

    我吓的双腿发软,甚至有些站不稳,我想转身离开,但最终放弃了,这一件事情总是需要解决的,错过了这一次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找到东塔村,找到老道士了。

    我知道老道士想要那灵符,所以打算以此要挟他将事情说明白。 

    我努力沉着气,一家家找着,奇怪的是,上次遇到的村民都不见了。我本以为会像电影里那般,村里的孤鬼闻到人气,就会通通出来,将我撕碎了,但,一个鬼也没有。

    突然我一抬头,竟看见那废塔就在前方,废塔门口敞开着,我犹豫了会儿,最终选择进去。 

    我一边走进去,一边喊,可塔内依旧没有人答应。

    噗磁。

    突然我听到脚下声响,本能的低头去看,却看见我脚下踩的竟是肠子。

    我再看远些,便是被从肚子整个撕得四分五裂的老道士,不仅肠子心肺流了一地,就是连四肢也被分割,没一个完整的地方。

    我转身就要呕吐,可我刚一动,只觉得我的脖子瞬时被捏紧,在我失去意识之前,我仿佛听见了村里热闹的喧哗声,有说有笑,有织布,有耕种,一如热闹的村落。

   我不知道自己是为什么昏迷,又昏迷了多久,但我却是被痛醒的。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看见的是我自己鲜血淋淋的右手。

    “啊。”

    我本能的大叫,但啪的一声,不知被什么东西狠狠的抽了一下。

    我抬头,这才发现在我面前的就是鬼王大人,而割我手的也是他,我觉得很气愤,便质问他:“你干嘛割我的右手。”

    可他的神情却寒森森的,比他任何一次生气的时候都要可怕,以至于我连生气也忘了出,任由他继续割破我的手,让血流入灵符上面。

    灵符?

    我的思维一顿,仔细去看面前的灵符,竟正是老道士给我的灵符。我心下大骇,伸出手将那灵符护在怀里:“你,你怎么能乱动我的东西?”

    可一瞬间,我又想到,这灵符分明被我藏超市,怎么有出现在这里? 

    “你的东西?”鬼王大人眼眸一冷。

    “反正不是你的东西。”我有一点心虚,这要是让鬼王大人知道这灵符能帮我拜托他,一定会夺走的。

    鬼王大人却冷哼:“那你觉得是谁的?那个死道士的?”

    我顿时愣住了:“你,你知道老道士?”

    鬼王大人并没有回答我,但我从他不屑厌恶中找到了答案,猛然,老道士惨死的样子浮现在脑海里:“是,是你,杀了老道士?”

    鬼王大人轻蔑的冷哼。

    “你,你怎么能这么残忍的杀害他。”我想着老道士死的那么惨,异常的气愤。

    鬼王大人将我甩在地上,蓦然倾身压上来,冰冷的舌头落在我脸上,好似锋利的刀刃,又犹如狂热的亲吻,让我的脑子有点混乱,但鬼王大人的话却异常冰冷:“我不仅杀了他,还要让你认清你自己——苏小沫到底是一个多么不知礼仪羞耻的女人。”

    我怎么也没有想到鬼王大人就这样承认了,虽然他在我眼里是一只可恶的鬼物,但我却从未想过他会杀人,还是这么残忍的杀害。

    可不等我回过神,鬼王大人竟吻上了我,舌头霸道的钻进我的嘴里,霎那间,我整个人都彻底的坏掉了,就那么直愣愣的躺在地上,任由鬼王大人侵薄我。

    磁!

    我身上的衣服被骤然撕碎,就是连最后遮羞的内内也在空气中成了粉末。

    这一下我满是恐慌害怕,用力挣扎尖叫:“你要干什么,你放开我。”

    鬼王大人却冷笑:“我正在帮你恢复记忆,做你最想做的事。”

    我猛烈的摇头:“我什么都不想做,你放开我,你放开。”虽然我跟男人就跟绝缘体一样,连牵手也没有过,但,我还是想把最珍贵的第一次留给我喜欢的人。

    “第一次?苏小沫,你早就把你的第一次放荡完了。”鬼王大人轻蔑道。

    我震住,盯着鬼王大人:“不,你撒谎,那些都是梦,我从未跟人发生过关系,怎么可能——”

    “这样,是不是想起来了?”蓦然,鬼王大人压了上来。

    “不要。”我慌乱无措的恳求,但鬼王大人并未停下来,而是粗鲁强硬的想要闯进来。

    疼痛在下面炸开,我摇着头,流着泪,一次次恳求,但就在我绝望的时候,我却猛然记忆起了半年前的一切。

    半年前我因好奇接了一单冥婚摄影,摄影内容就如老道士寄给我的视频,中途新娘因为害怕而逃跑,我被迫成了冥婚的对象,任凭我如何反抗都无济于事。

    老道士似乎给我喝了一口符灰水,然后带人离开了高堂。 

    我认真的回忆,好像就是那一口符灰水,我整个人就变得不对劲,浑身发热,不,是疯狂的发热,连带着我的脑袋都热的不清醒。

    我不知道想要寻找什么,但就是要寻找一样东西,一样能解决我发热的东西。

    于是我试图爬进棺材里面,我浑身发软,折腾半天才爬进去,身体也越发疯狂的热。然后我就触摸到了什么东西,时冷意迎面而来,于是我想也不想的就趴在上面解热。

    我记得我在里面找到了一大条冰棍,于是我就紧紧的,再紧紧的抱住它,我实在是太热了,热的只想跟这抱枕容为一体,于是我就脱了衣服——

    此刻我终于明白为什么那女人我熟悉,因为她是我的大学同学,也正是她,我才会去拍摄冥婚。

    我真的不知道,我当时为什么竟能做出这般不要脸的事情,还是如此疯狂。

    我只知道,我跳进主动爬进了棺材,棺材里冰冷舒服的冰棍就是——一具死尸。

    但令我讶异的是,这死尸并不是鬼王大人啊!

    我半年来的梦,不都是鬼王大人躺棺材吗?

    怎么突然又不是他了,变成了熟悉又陌生的男人? 

    猛然的巨痛将我拉回现实,我慌乱的一番身,竟逃离了鬼王大人的禁锢,鬼王大人寒着眸子要抓我,我一边后退,一边连连道歉:“对不起,对不起,半年前我真的不是故意,强暴你的,真的不是。”

    鬼王大人听到这话,微微一滞,旋即进攻更厉害:“混账东西,你仔细看看,那死尸是本王吗?”

    “啊?” 

    我微微一愣,旋即又陷入回忆中,我主动爬进了棺材,棺材里冰冷舒服的冰棍是——一具死尸。

    但令我讶异的是,这死尸还真不是鬼王大人!

    我半年来的梦,不都是鬼王大人躺棺材吗?

    怎么突然又不是他了,变成了熟悉又陌生的男人? 

    我震惊:“怎么会这样,鬼王大人,难道你整容了?”

    鬼王大人气得发抖,愤怒的将我甩开:“贱货,你记得和他颠龙倒凤,却记不得如何背叛本王,混账,混账!” 

    看鬼王大人歇斯底里的样子,我脑袋顿时懵了,这是闹哪样,我以为这已经是真相了,可是看他的样子,我似乎还有些事情没记住。 

    但我实在也想不起来,我看鬼王大人的样子就算把我千刀万剐都是便宜我的,于是我讨好的笑:“鬼王大人,我知道这件事情是我不对,可能有背叛你了,但我真的不是有意背叛你,你要听我解释。”

    我猜测所谓重阴之躯,就是经历过两次冥婚,而鬼王大人是我的第一任鬼夫,而第二任就是那熟悉陌生的男人。

    所以鬼王大人才会如此生气,说我背叛了他,又说我是他的暖床丫鬟。 

    不过这猜测令我崩溃,想我苏小沫自认黄花闺女,却不想有过两段冥婚,同时嫁给了两个鬼夫…… 

    “说!” 

    我本来只是猜测试探一下,却不想他竟干脆的让我说,我傻愣了一下,都不只要该庆幸该是悲催。

    我赶忙组织好语言,郑重道:“第一,那天我只是担任拍摄工作,并不是冥婚的新娘。第二,新娘临阵脱逃,我被迫成了冥婚对象。我看到尸体都害怕,怎么会对它起色心呢,何况,我那时候还是——处女,我又不是变态,干嘛要这样虐待自己,怎么样也应该是找一个喜欢的人在那啥。”

    “然后呢?”

    我吞了吞口水,将心中的疑惑说了出来:“然后,我觉得有一点很奇怪,我被老道士灌了一口水,人就莫名的变热,你说,我那么疯狂,是不是因为这个?”

    “阴阳符水,最烈的春药。”鬼王大人冷漠的告诉我。

    我听后大喜:“我就说了,这其中一定是有原因的,所以现在真相大白,我是被迫的,不是有意背叛你,你,总可以不用纠缠我,怨恨我了吧!”

    鬼王大人不仅没有放开我,反倒更加粗暴的将我提捏起来:“不恨你?苏小沫,你知道你到底做了什么吗?”

    我的心脏扑通扑通的跳动着:“我,我出轨了?”

    蓦然,缠着我的蛇尾更加用力,我来不及呼痛,听见鬼王大人一字一字的吐出:“还有。”

    “还有?”我倒看着鬼王大人,不应该啊,我的记忆里除了强暴了死尸,就什么都没有了。

    “我,我还做了什么?”我觉得看鬼王大人那恨我咬牙切齿的样子,我可能真的还做了别的。

    鬼王大人猛然贴近我,冰冷的寒气将我完全笼罩:“你,觉得,我是,什么?”

    我仔细的研究着鬼王大人的身体,我觉得鬼王大人现在说话都一个字一个字的说了,应该是真的,真的,真的,很生气,所以,我说话还是注意点吧。

    可是我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研究了好多遍,我发现,这鬼王大人一身喜服,满身喜气加死气,就再也看不出什么了啊!

    “是,是,神通广大的——鬼……”

    鬼字还没说出,鬼王大人已经将我重重的摔在地上,这次没有给我来云团,我痛的眼泪都掉出来了,但我来不及擦,鬼王大人却道:“苏小沫,因为你,毁了我千年的等待,千年的修行。”

    听到这话,我直直的看着鬼王大人,傻了。

    “本王用千年将我的魂魄依附你身上,借你身上的纯阴之气修炼,但因为你,千年——”

    鬼王大人没有再往下说,但我好似从鬼王大人的话语里听到了忧伤。

    “因为我跟别人——有肉体接触吗?”我欲哭无泪,搞什么玩意,你没事跑我身上修炼,最后还拿我问罪,什么鬼?

    “若不是本王相中你,你在娘胎就死了!” 

    鬼王大人眼眸泛冷,抛出一句令我震惊的话。

黑岩阅读网 文/ 《阴夫太凶猛》

(喜欢这个故事的朋友,可以加微信:“黑岩阅读网”,回复帖子名或关键词,阅读更多后续精彩内容)